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魏芳

魏芳

开博时间:2016-11-21 20:57:00

《家庭用药》编辑

文章数

带着激情享受工作

2013-05-17 20:53:32

头顶着无数光环的葛均波,已经成了很多疑难病人的“救命希望”。血管慢性完全闭塞——冠脉介入技术最具挑战性的病变,别人不敢做,留给他;介入治疗失败了,等着他做最后的补救;手术过程中,出现意外情况解决不了,也留给他;加上那些“一定要等葛医生做手术”的“固执”的病人。葛均波的日程排得满满的,出差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来到手术室,用一两天的时间把出差期间“留给他”的几例甚至几十例手术集中做掉。

  他出差前常对科里医生说的一句话就是:“手术做不成功也不要让病人出事,我们首先是帮助别人,帮不了忙不要添乱。做不了的,最好等我回来。”

  这一句“等我回来”,注定了他没有周末,没有节日,没有休闲娱乐,绝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手术台。

  请跟我一起走近工作中的葛均波,听他讲述工作给予他的激情和挑战。

 

带着激情享受工作

  本刊记者       

 

  朋友形容他,“不是在手术台上就是在飞机上,要么就在赶往机场的路上。反正永远逮不着。”

  同事感叹道,做医生做到你这样,夫复何求。那是在看到病人家属“扑通”跪在他面前千恩万谢时。

  领导评价他,一身正气,是同年资医生中出类拔萃、德才兼备、文武双全的。

  同行赞扬他,学术和管理能力都是一流的。

  ……

 

  记者:我们都知道您是一个非常繁忙的人,每天超负荷工作。您感觉累吗?

  做医生,做手术,累是次要的,我最重要的感受是兴奋。每做完一个手术,就很兴奋,自己又完成了一道难题,又做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手术,又挽救了一个宝贵的生命。如果碰到很有挑战性的手术,晚上回家以后都睡不着,心里会细细回忆手术中的每一个细节。我怎么有时间感觉累呢?

 

  记者:今年世界心脏日的主题是“work  with  heart”,就是工作和健康的关系。您如何平衡二者?

  健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人工作时的心态。你对自己的工作充满激情和热爱,每天很阳光地面对工作,用积极的心态处理事情,这些都对健康大有裨益。

  如果每天都觉得自己很辛苦,这个工作太累了,可能就真的很累,甚至生病,心理暗示作用是很强大的。

  我一直要求同事对工作要有激情。在美国,哪怕是清洁工,见到你也非常阳光,非常热情地打招呼。他们认为自己是为社会做事情,他们热爱自己的工作。可是我们周围有的人,总是拉着脸,就像别人欠他多少钱一样。这样的工作态度当然会影响一个人的健康状况。

  打个比方,我们科室前天晚上做手术做到11点多,一般每周周二和周四都是这样,第二天早上7点半每个人照常到医院来上班。你说不辛苦吗?当然辛苦。但也没见谁累病啊,因为大家都是带着热情来工作的。

 

  记者:您在工作中累倒过吗?您那么忙……

  (笑)的确很少。比较严重的一次是在2000年。我1999年回国后,建立了一个急性心肌梗死病人的“绿色通道”,一直延续到现在。当时我是心内科副主任,参与这个“绿色通道”的抢救工作。有一天我值夜班,同班的还有一个技术员和一个护士。凌晨三四点钟送来一个病人,当时没有护工,病人都是我们自己抬。护士抬不动,我和技术员抬,那个病人本身比较胖,加上呼吸机等设备,有200多斤。我当时用力不当,一下子腰椎间盘突出症犯了,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之后每两年犯一次。去年又犯了,很严重,开刀把突出的椎间盘压迫神经的地方切掉。现在恢复得还可以,而且重活不用我做了,呵呵。

 

  记者:您现在应对高强度工作游刃有余,是否得益于年轻时的身体底子?

  可以这么说。我小的时候喜欢游泳,高中和大学一直在练武术,身体锻炼得不错。现在工作忙,没时间锻炼,体质已经感觉不如以前了。

  几年前,我做副主任的时候,去新疆做手术,由于那边的医疗水平有限,留了很多疑难病人等我做,周末两天,我做了三十几例手术。很大的工作量,饿了就下来吃饭,吃完接着做;困了就到隔壁房间睡一会,睡醒接着做。因为病人太多了,没有办法。那时候两天做下来,也没有感觉很累。

  所以,建议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白领,有空还是要多锻炼身体,有好的身体,才能更好地工作。

 

  记者:您大概一周做多少台手术?

  有时候多,有时候少。我经常跟同事讲,做不了也不要让病人出事,我们首先是帮助别人,帮不了忙不要添乱。做不了的,最好等我回来。那些慢性血管闭塞患者,血管完全闭掉了,一般都留给我。所以,如果出差时间久,比如出差一两个星期,那回来以后就攒了好多台手术,我就集中一两天都做掉。

 

  记者:您说过,世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病人。每一例病人都有各自的难题。您有没有印象深刻的某个很艰难的手术?

  有啊。凡事有坏就有好,虽然难做,但是疑难手术促使我发明了一项新技术——逆向导丝技术。

  以前,血管慢性完全闭塞患者血管堵住了,就得用导丝通开,可是有时候通不开,或者通到血管外面去了。有一次就遇到一个冠脉左干支完全闭塞的病人,当时这个手术是直接转播到美国去的,我心里也有点紧张。当时我试图使用引导钢丝通过左主干闭塞段,但尝试多次均无法确认钢丝是否在血管真腔内。我就想,正面通不过,何不从反面试试?我就把一根导引钢丝经侧支血管置入间隔支,然后逆行操作引导钢丝通过左主干闭塞段,还真成功了。

  在美国,冠脉左干支病变是介入手术禁忌证,所以开始做的时候,美国人就认为很不可思议。等到我做反向试验的时候,他们就看不懂了,还有人在笑,说我们crazy(疯狂),问我到底在干什么。我跟他们开玩笑说,一会再告诉你。等手术做成功以后,美国人都惊叹了,连连说:“amazing(惊奇),中国人是怎么想到的。”

  做完手术回家以后,我一晚上都睡不着,特别兴奋。当时怎么会有这个想法?每一步是怎么做的?都仔细回忆了一遍。

 

  记者:其他医生观摩您做手术是什么感受?

  手术被同行观摩,当然很兴奋,很有成就感啦。

  每年的学术会议很多,大多安排了手术观摩。有一次在医院,我从下午6点半开始做手术,晚上9点才出手术室。那时候已经下班了,我出来看到四十多个人都在外面观看手术实况视频。有的人可能来的比较晚,还没看懂,说回去要“消化消化”。别人说看我做手术像欣赏艺术一样,是一种享受。

 

  记者:您从医这么多年,有没有跟病人发生过冲突?

  还真没有过。有时候病人没有抢救过来,我只有跟病人家属说我们尽力了,家属也流眼泪。但是他们能够理解医生,他们能感受到医生的真诚。

 

  记者:您认为自己脾气好吗?

  不好,挺急躁的。有时候同事做错事了,我会发火,会批评,但从来没跟病人吵过架。因为病人是有求于你的,他每一个需求、每一个主诉,都是有理由的,你的义务是帮助病人。他可能什么都不懂,他可能疑问一大堆,但你要理解他,说服他。

 

  记者:您认为工作中比较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该工作时工作,该玩时玩。不要把休息和工作混为一谈。

 

  记者:您最放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出差。

 

  记者:啊?很少听说有人出差时最放松。

  我的压力主要是来自手术,每一台手术都关乎别人性命。不出差就要来科里,科里有100多个病人,每一个病人都要思考怎么治,而且还有一大堆手术包括疑难手术等着我。所以,还是出差比较放松,还可以抽出时间游游泳,呵呵。

 

 

葛均波,教授,长江学者,博士生导师。著名心脏病学家。

  现为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心导管室主任、上海市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专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医学会心血管病专科委员会主任委员。

 

上一篇:关爱心脏给予爱人般温柔的呵护
下一篇:“来有影去无踪”的荨麻疹——访著名皮肤病学专家徐金华教授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