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王静

王静

开博时间:2016-11-21 20:51:00

《科学之友》编辑

文章数

昆虫帮助破案的奥秘

2016-09-21 13:03:30

法医昆虫学为我们揭示了人类死亡与动物之间的关系。面对死亡,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远非征服与被征服,保护与被保护这么简单。事实上,人类和所有其他动物一样,生于大地,最终也将归于泥土,在死亡面前,众生依旧平等。

尸体与昆虫

人死亡后,尸体组织蛋白在体内外细菌的共同作用下分解,同时释放出腐败气体。这些气体会吸引一些食腐昆虫前来定居产卵,某些敏感的蝇类甚至几分钟内就可赶到“死亡现场”。由于昆虫等节肢动物的生长发育受环境影响较大,所以,通过尸体上昆虫的种类,幼虫的生长和发育情况,再结合环境特点就可大致推算出死者的死亡时间。一般来说,最先出现在尸体上的是丽蝇等双翅目昆虫。当这第一批“食客”长大后,它们并不会在原地再次产卵,而是选择另觅佳处;因此,在尸体腐烂进入中晚期后,苍蝇就比较少了,而鞘翅目的阎甲、步甲等捕食性昆虫逐渐占据主流;当尸体进入高度腐烂或干化期时,隐翅虫和露尾甲将出现较多。虫群种类的更迭情况能帮助法医判定尸体状况。

如果死者生前没有遭受外伤,昆虫则会选择将卵较多地产在尸体天然的开孔部位,如鼻、眼、耳、肛门等处;如果死者生前受到暴力侵害,则伤口处会聚集蝇卵;遭到性侵犯的死者,生殖器部位会有较多蝇卵;如果生前受到药物毒害发生大小便失禁,那么衣物相应部位会吸引特定蝇类;以杀虫剂自杀的死者,口部药物流经部位昆虫的繁殖会减缓;而通过现代技术测定昆虫体内的药物成分和浓度,也能帮助法医鉴定死者死于何种药物中毒。如果在死者身体上找不到任何昆虫也有意义:这说明尸体曾被冷冻、密封或深埋。

一个特殊的案例

在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有一个很特殊的案例,一位年轻的女士参加了一个乡间的大型户外聚会,结束后人却意外消失。据目击者介绍,最后一次看到死者出现是在109日的午夜前。在1015日下午2时,尸体在离某公路较远的草丛中被发现,死者身体半裸,警方怀疑其遭到了性侵害。

警察、验尸官对死者及其周边环境进行了调查, 当时,加拿大警方并不把法医昆虫学作为常用的方法应用于命案调查,所以警方并没有特意收集昆虫学方面的证据。但是在现场,警方拍摄了大量细节特征清晰的照片,给之后的案件调查带来了突破性的进展,成为了案件侦破必不可少的证据。

由于发现尸体的时间较晚,加之尸体暴露于户外现场,大多数关键物证都已遭受破坏,因此案件多年来悬而未决。直到近年加拿大皇家骑警和温哥华城市警察组成了新的小组来处理未解决的凶杀案,人们才得以发现这件悬案迷雾背后的真相。警方首先使用了DNA、指纹分析等常规技术方法进行调查分析,这些调查结果都指向当晚聚会中的一个男人身上。就在警方断定嫌疑人在畏罪潜逃20多年后,终于要被绳之以法的时候,案件又出现了波折。

在审讯过程中,犯罪嫌疑人供认他确实与受害者发生了性关系,但声称受害者是自愿的,所以尸体体内提取到他的精液DNA。紧接着他又说,在1013日午夜之前,当他与死者发生性关系之后分开时,她还是活着的。犯罪嫌疑人又辩解说,“她一定是在聚会后的某一天被杀的”, 不然当年搜索队肯定会很容易地在聚会现场找到她的尸体。调查再一次陷入了困局。

虽然当年从死者失踪的第二天中午警方就开始了大范围的搜索,但搜索队只是沿着道路和沟渠进行搜索,并没有进入田间。当搜索队找到她时,发现尸体躺在一片相对较低的草坪上,然而现场照片表明,在远处是很难发现尸体的。根据现场勘验记录记载,搜索队发现尸体的过程具有偶然性,当一个搜索队员爬到一个农业建筑的顶部俯视整个区域时,碰巧发现了尸体。这与犯罪嫌疑人的辩词中所称“如果1013日午夜她就在那里的话,搜查人员会很快发现她的尸体”相矛盾,但死亡时间究竟是何时成了本案的关键所在,需要进一步查证。

这时,保存下来的大量现场照片成为案件的突破口,也为法医运用法医昆虫学来解答尸体死亡时间的问题提供了条件。法医用昆虫来确定死亡时间主要需要三个数据,一是犯罪现场的温度,二是在尸体上生长时间最长的昆虫的年龄,还有昆虫的种类。通过查询犯罪现场附近一个气象站的数据,警方得到了以下记录:10131415日的平均气温分别为10℃、12℃、12.6℃,最高气温分别是17.8℃、21.1℃、20.8℃,最低气温分别是2.2℃、2.8℃和4.4℃。

在这个案件中,唯一的昆虫学证据来源于照片,没有直接的检查可以做,这无疑增加了很大难度。幸运的是,当年的现场勘察人员在死者颈部区域拍摄了特写照片,因为死者是被勒致死,这个区域的挫伤吸引了昆虫的活动。在靠近挫伤的位置有大量苍蝇产下的卵,再对这个区域的照片仔细观察,发现小部分卵已经孵化并进入了挫伤部位。这组照片明显地显示,大部分的昆虫仍处于卵的阶段,但大约有10%的卵已经孵化,正从产卵处向挫伤伤口移动。让调查人员欣喜的是,犯罪现场勘察人员在勘察记录中写道“看到卵和蛆”,证实了蛆虫的存在。

卵的发育和孵化受环境温度的影响较大,当地晚间环境温度会有3℃~ 4℃的波动,昼夜温差可达 20℃左右,我们把变化的数据转换为热量单位并转化为累积时间(以小时为单位)。如果所需的累积时间从1013日午夜开始,并对蝇蛆进行累积记录,可以通过计算得知,死者颈部的卵最迟产于1014日上午。蝇类通常不会在晚上产卵,更不会在像13日晚上这么低的温度下产卵,所以卵大致产于1014日的清晨。因此,法医专家做出结论:死亡时间在14日清晨至上午10点之间,死者遇害时间不可能发生在1014日上午之后。

法医昆虫学的证据证明了犯罪嫌疑人有作案条件,排除了他不在场的证明,加之DNA和指纹比对等鉴定结论,最终当地法院判处犯罪嫌疑人一级谋杀罪成立,判处无期徒刑。一件尘封20年未破的悬案终于在法医昆虫学的帮助下真相大白。

另外,昆虫还能告诉我们发现死者的地方是否为第一现场,因为昆虫给尸体带来变化的同时,也会给周围环境、土壤等带来变化。根据周围环境中食尸昆虫的种类是否与死者相符,可以推断尸体是否被移动过;如果尸体发现时处在一个密闭的环境内,而身上又有丽蝇等虫卵,则说明尸体可能是由开放环境转移到此处的;如果尸体上的昆虫种类提示腐烂时间较长,而下方土壤中昆虫种类提示腐烂时间较短,则也可能说明死者尸体曾被移动过。还原和寻找犯罪的第一现场是侦破案件的关键,在这件事上,昆虫是法医的亲密伙伴。

上一篇:王静 科学之友 的简介
下一篇:云连——黄连中的“大熊猫”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