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杨晗之

杨晗之

开博时间:2016-11-21 20:30:00

《科学画报》编辑

文章数

餐桌上的跨文化元素

2013-04-26 12:15:18

餐桌上的跨文化元素

/严文华


随着世界经济日趋全球化,跨国、跨文化的交往活动日益频繁,我们在日常生活里、工作学习中、出国旅游时都不免会和其他国家的人打交道。就拿吃饭来说,且不说食物本身的多样性反映了文化的多样性,餐桌上的礼仪、就座的方式、点餐的方式、食物的含义、付账的方式等无不体现着文化差异。那么,在餐桌上的跨文化沟通中,如何避免发生冲突呢?

 

餐桌位次体现权力距离

汤姆从丹麦来到中国工作,一天公司聚餐,在就座时汤姆看到大家推来让去,半天都没有人入座,他一着急,就在大家推让得最厉害的那个位置坐下,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这是最里面的位置不好坐?那我来坐好了。”大家看汤姆坐下来了,开始一愣,后来就嘻嘻哈哈都坐下了。

吃饭时,汤姆发现服务员不论是倒茶、倒酒还是上菜,都不辞辛苦地绕到里面来,从他开始倒茶、布菜。而且,服务员中间还来问他是否需要加菜,有些菜是否要分成小份,等等。对此,汤姆不太理解为什么。

亲爱的读者,你知道为什么吗?

可能你已经猜到,汤姆坐了主位,这本来是老板坐的位置。服务员一般会从主位开始服务。另外,坐在主位上的人也需要做很多决定,所以服务员会不时地征求主位上人的意见。

汤姆不是老板,为什么会坐上主位呢?因为汤姆来自权力距离低的文化的国家,他不了解座位会有这些讲究。权力距离是指一个文化中人们在多大程度上认可一个人比其他人拥有更多权力的程度,认可的程度越高,权力距离越大;认可的程度越低,权力距离越小。中国属于权力距离比较高的文化,在就餐方面表现为座位体现权力和尊卑。谁坐在哪个位置上,都有约定俗成的暗语。人们之所以推让,是在相互谦让,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既给别人面子,自己也有面子。而汤姆坐下来后,虽然人们知道他坐错了位置,但由于汤姆是个老外,大家没有怪他。中国人会把所有人区分为两个不同群体:“自己人”和“外人”。汤姆显然是外人。既然是外人,就不必用中国人的礼仪规定来约束他。如果汤姆是中国人,他又坐在了主位上,其他人对他会有负面的看法和评价。

汤姆所在的丹麦是权力距离较小的文化,每个人享有的权力基本是平等的。在餐桌上,人们的座次是比较随意的。而服务员服务的顺序是按需服务:谁有需要了就服务谁,谁先吃完了就帮助撤下已吃完的盘子,然后上下一道菜。

当来自权力距离小和权力距离大的文化中的人们相遇时,他们往往容易误解对方的行为。在餐桌上的位置就是其中一例。

 

中西文化的待客之道

比尔来自美国,他到中国来做商务访问。东道主尽地主之谊,请他吃饭,他高高兴兴去了。他本来想好好看看菜单,多了解一些信息,然后确定自己吃什么。但是,主人告诉他已经全部点好了。他有些茫然地点点头,说:“我还以为我可以自己点菜呢!”主人看他遗憾的神情,说:“那下次让你自己点吧。”

下一次吃饭时,东道主果真让他自己点。菜单是中英文双语的,比尔可以看懂。比尔仔仔细细地看菜单,先是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然后重点看其中几道菜。其他人在一旁已经很着急了,但也不好意思催他。比尔终于把服务员叫过来了。但他不是直接点菜,而是问了一大堆问题:“这个菜里有哪些原料?”“这个菜是炸的还是煮的?”“这个菜能不能不放味精?”“这个菜能不能做成不辣的?”“这个菜里是否会有花生油或花生酱?我不吃带花生成分的东西。” ……服务员有时回答不出来,还需要跑到厨房去问了回来再告诉他。又过了好一会,比尔最后选定了一个菜、一个汤。

东道主说:“这怎么够?来来,再多点两个。”比尔认真地说:“这两个菜够我吃了。不用再点了。”东道主坚持让他再点,比尔坚持不点。后来东道主说:“要不我替你再点两个菜吧!”随手又点了两个菜,比尔再次声明他不需要了。

菜上来后,比尔果真主要盯着自己点的菜和汤吃,尽管那个汤并不好喝。结束时他点的菜和汤都吃完了。但是,桌上还有很多剩菜。看着那么多剩菜,比尔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太浪费了。”

这两顿饭比尔吃得别有滋味,因为其中有很多文化差异,典型地体现了中国和美国的不同待客之道,反映了集体主义文化和个人主义文化、高情境和低情境文化的差异。

中国是比较典型的集体主义文化的国家,其主要特点是人们会把自己看成是某个或某些集体的成员,与集体的关系会持续很久。集体的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必要时为集体利益可以牺牲个人利益。集体主义文化的待客之道是宾至如归,替客人做好一切事情,为客人做出选择,表现出热情和好客。所以,比尔的东道主会替他点菜,并很自然地把其视为应做的一部分,认为这是为客人好。

比尔来自典型的个人主义文化的国家。他从小所受的教育是这样的:每个人对自己的事情负责任,不论是大事还是小事,需要自己做决定,自己接受行为的结果,个人的利益是最重要的。个人主义文化的待客之道是提供应尽的帮助,但尊重客人自己的选择,在客人和主人之间划出明显的界限。所以,比尔会希望自己来点餐。他知道自己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有什么禁忌。他可以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来选择食物。而深受集体主义文化熏陶的中国人通常照顾大局,或者客随主便,不好意思明确提出自己的要求,主人点了什么就吃什么,并且把这看成做客之道。

在表达自己需求方面,比尔来自典型的低情境文化国家,而中国是典型的高情境文化国家。低情境文化是指在沟通时人们更多依赖于说话者所说的内容,而高情境文化是指在沟通时人们更多依赖于说话者所用的语气、语音、语调、说话场所、和谁说话、与说话者的关系等来理解说话者确切想表达的意思。在中国点餐时的典型场景是:东道主确认客人想吃什么时,客人通常的回答是“随便”。东道主只能根据客人的表情和回答时的语气等,猜测客人可能喜欢吃什么。而深受个人主义文化熏陶的美国人则会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想吃什么通常会明确地说出来。

在点餐时比尔之所以那么仔细,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过程意识和权利意识。他将要吃自己点的菜,如果没有点好,他将会吃得不愉快。他要对这个结果负责,所以他会仔细地问清楚每个细节。有时候结果并不好,但他也需要对这个结果负责任。所以比尔对汤不好喝这种状况也接受,他还是喝完了汤。

在中国,人们通常对这些过程方面的细节不是特别在乎,只要最后上来的菜好吃。万一不好吃,也只是下次不点这个菜了,不会那么较真。如果东道主点了自己不喜欢吃的食物,最多就是不吃那道菜而已。美国人的思维和中国人不同,在这些中国人看起来的小事上,也贯穿着“认真”二字,像是做研究课题一样了解菜单,并且非常强调自己的个性化选择,如“不放味精”“不能用花生油、花生酱”等。他们对个人利益的维护体现在各个方面。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至于剩菜,比尔觉得很遗憾,但在东道主看来,这是给自己和比尔长面子的事情。中国文化中有很强的面子观。面子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它却影响着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面子是指人们靠努力或刻意经营而积累起来的荣誉。它是由外部给予的,同时它是需要不断维护的。在就餐方面,去高档的饭店、点很多的菜、花很多的钱,这都是非常长面子的事情。西方文化中也有面子观,但和中国文化不尽相同,其面子观和个人自由、权利、独立性以及隐私有关。只要是奉公守法、做本人能够负责任的事情就是合乎面子的事情。在就餐方面,比尔有一个基本理念:点的东西要吃完。用浪费来长面子,在比尔看来有些莫名其妙。

小小餐桌,体现了诸多文化元素。如果不了解这些文化差异,作为外来者,有时候无法吃得舒坦自在;作为东道主,有时候会好心办坏事,结果令宾主进餐心情不佳。为了宾主尽欢,提前了解餐桌上的文化元素是有必要的。

 

 

上一篇:假如接收到外星人的信息
下一篇:太空中的“白衣天使”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