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杨晗之

杨晗之

开博时间:2016-11-21 20:30:00

《科学画报》编辑

文章数

假如接收到外星人的信息

2013-06-03 09:44:53

22259

假如接收到外星人的信息


文/卢昌海


英国科幻作家威尔斯在科幻小说《星际大战》的开篇这样写道:

“我们的世界正在被一种比人类更先进,但同样会死亡的智慧生物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像我们用显微镜研究一滴水里蠕动繁殖的生物一样地仔细。……他们的智慧跟我们相比,就如我们跟消亡了的野兽相比。这些数量庞大、更冷酷并且毫无同情心的智慧生命正在用嫉妒的眼睛观察着地球,缓慢却扎实地拟订着对付我们的计划。”

 

宇宙中除人类外究竟还有没有其他智慧生物——所谓的外星人?这个迄今没有答案的问题曾让小时候的我着迷,我甚至梦见过自己被友好的外星人带到他们的星球上,醒来后还回味良久。如今想来,那当然是“孩子气”的,因为外星人未必是友善的,就像地球上的很多生物就绝没有儿童漫画上那么可爱一样。相比之下,威尔斯显然更有“政治”头脑,深知“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

 

既然外星人的“好坏”未卜,那假如接收到他们的信息,人类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引起过很多人的思考。20世纪90年代,由著名科学家冯·卡门“领衔”创立的国际宇航科学院提出了一系列应对原则,其中包括:

  应启动国际磋商,研究是否回复及如何回复的问题;

  磋商应在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等组织之内进行;

  磋商的结果应交由联合国大会发布;

  如果决定回复,回复应代表全人类;

  回复的内容应体现出对全人类福祉的细致考量,并在发送前公诸于世;

  任何国家或个人都不应在国际磋商之前进行回复。

 

初看起来,这似乎有些杞人忧天,因为外星人是否存在还是未知数,讨论回复信息之类的问题岂不是无的放矢?不过,随着对太阳系以外行星的搜索日益“提速”,以及对微弱信号的探测能力不断提高,谁能保证明天不会带来惊奇呢?事实上,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曾有过一次惊奇,某些科学家一度以为有可能接收到了外星人的信息。那段轶事最近被发掘出来后引起了一些媒体的关注。

 

那是在1967年,英国剑桥大学的女研究生贝尔用射电望远镜接收到了一个奇怪的脉冲信号,长度不到0.3秒,间隔约为1.3秒,极有规律。这会不会是来自地球上的干扰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信号的方位很快被确定是在天上。而进一步的分析则显示出信号源不会比行星更大。一个不比行星更大的天体居然发射出有规律的射电信号,这实在很令人惊奇,而且实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外星人。为这种联想推波助澜的,是自20世纪50年代起席卷欧美的飞碟热。受之影响,贝尔发现的信号几乎立刻获得了一个昵称:小绿人,那是某些飞碟目击报告中外星人的标准形象。就连贝尔的老板休伊什也在信件及回忆中表示“小绿人”的信号让他困惑,因为这种信号显得如此“人为”,他不得不认真考虑那是“有人”发来的。而这种信号如果真是外星人发来的话,当然不是他的研究组能够应对的,因此他甚至考虑到是否该将此事报告给皇家学会乃至政府。这种思考脉络是颇有几分接近国际宇航科学院的原则的,但比后者早了20多年。

 

不过,“小绿人”事件很快就水落石出了,因为贝尔很快发现了其他几个类似的信号源,频率各不相同,但都有很稳定的周期。哪怕对外星人最有热情的人,也很难相信短时间内会冒出这么多不同的外星人,而且个个都用实际上传递不了多少信息的周期性脉冲来发送信号。因此,“小绿人”的设想很快就落空了。与此同时,能解释那些脉冲信号的天文学理论则出炉了,那就是它们都来自一类被称为中子星的致密天体。这类发射脉冲信号的中子星也被称为脉冲星。1974年,休伊什因这一发现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成为获得这一殊荣的第一位天文学家,而研究生贝尔与诺贝尔奖的无缘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平——当然,那是题外话了。

 

往事已逝,那么明天呢?明天还会有那样的惊奇,甚至真正的惊奇吗?

 


上一篇:把肉变多,是技术还是欺骗
下一篇:餐桌上的跨文化元素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