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杨晗之

杨晗之

开博时间:2016-11-21 20:30:00

《科学画报》编辑

文章数

科幻小说:盲点(上)

2013-08-26 16:06:03

盲  点(上)

/陈宏希 

 23609

1

“范布仁来啦!我得赶快走,赶快走!”维修机器人的方脑袋晃了晃,像个怕见生人的孩子,边绕着它自身的中心轴旋转,边快速滑向门口。我的万能助手软件——艾菲,转眼间撤回了内部网络。刚才被她“附体”的机器人丢了“魂儿”,立马失去生机,变得呆头呆脑。

“该死!”鲁卡西·范布仁气哼哼冲进来,一拐杖敲在机器人身上。这位著名的“精铭助记”公司的董事长,真是脾气和名气一样大呀!他喘着粗气,用潮乎乎的灰眼睛瞪着我问:“你就是哈瑞·卡维尔?”

“卡维尔先生就是您要找的人,他在私人侦探这行里相当有名!”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出现在门口,展露出明媚的笑容。克里芙?一定是她,范布仁的行政助理,前几天就是她给我打的电话。美女驾临,陋室生辉,我的目光立刻被她吸引了——淡蓝色的眼睛在黑边眼镜后顾盼生辉,金色的头发整洁地挽在脑后,做工考究的细条纹套装衬出修长的美腿。

“小偷!无赖!”老家伙刚坐稳就开始愤愤地咒骂,“如果再年轻20岁,我非亲自收拾他们不可!”

“好啦,好啦,鲁卡西,别生气啦!”克里芙劝道,“卡维尔先生一定有办法!

“你在电话里说,收到一封敲诈信。”我提出,“让我看一下,也许……”克里芙打开公文包,掏出一张纸。这是份电子邮件的打印版,内容简短但要求明确。范布仁的办公室挂着一幅价值不菲的名画,那是15世纪意大利著名画家波堤切利的真迹。邮件要求,星期四——就是后天下午6点整,派人把这幅画送到市场街车站,锁进指定的寄存柜。要是不这样做,他们就会把从精铭助记公司偷出来的还在实验阶段的药物——“清痕”,向市民随机分发。邮件还要求不许报警,不许跟踪,要不然他们就立即分发“清痕”。

“‘清痕’,是一种基于‘助记脑区图’的新药。”克里芙说,“还在实验阶段,毒副作用还很大,如果流散出去,会给我们公司惹上大麻烦!”

“我对贵公司的情况有所耳闻。”我皱眉看着艾菲,我知道她正躲在角落用监控镜头观察我们。“听说‘助记脑区图’就是你们公司开发的?这是一项什么技术?”

“这是我们公司最早申请的专利!”碰到感兴趣的话题,范布仁语气有所缓和,“记录大脑思考内容和神经兴奋点一一对应的图形,就是脑区图。有了脑区图,再利用能准确控制运动路径的‘超微载体’,就能把增强记忆的药物送到大脑的指定点,迅速增强它和周围神经突触的连接,达到增强记忆的目的。”

“想记什么都能记住,不是成神药了吗?”我颇为惊奇。

“所以,我们公司的助记药非常畅销,有人都对它产生依赖性啦!”克里芙骄傲地说。

我点点头:“不过,要是不能淡忘痛苦,不也很可怕吗?”

“所以,我们又研制了能消除某些记忆的药物,比如‘清痕’。”范布仁解释,“它也是利用脑区图,通过超微载体携带一种酶,溶化兴奋点和周围神经突触的连接。”

克里芙补充道:“被抹去的记忆,你就再也想不起来了。它甚至会让你忘记你刚刚做过想过的事。‘清痕’的研究资料和样品已经在保险柜里沉睡好几年了,直到最近……”

“如果我没让迈克尔管理研发,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啦!”范布仁用手杖戳着地板,“这小子光知道泡妞、开派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克里芙扶着范布仁的胳膊,帮他平静下来。“迈克尔是鲁卡西的儿子。”她告诉我。

“迈克尔和这件事有关系吗?”我问。

“当然有!”范布仁气呼呼地举起那封邮件晃了晃说:“敲诈信就是他发的!”

他垂头丧气地盯着地板说:“可是,‘清痕’把迈克尔有关这件事儿的记忆全部清空了。这笨蛋,什么都不记得啦!”

“也许有人盗用了他的邮箱,他确实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嗯,我们已经请技术人员分析过,邮箱被盗用的可能性不大。”克里芙微笑着说,“鲁卡西怀疑迈克尔结交了什么不好的朋友。迈克尔这个人很热情,做事又不拘小节,或许有人抓住他的把柄,胁迫他参与敲诈……”

范布仁的嗓门又提高了几度,说道:“哼,都是些狐朋狗友!他们围着迈克尔转,还不是图他的——不,是我的钱!”

如果这事仅仅和范布仁有关,我可能没兴趣参与。但是,接近克里芙的机会我可舍不得放弃。

 

2

星期四下午,我提前来到范布仁的办公室。克里芙希望我趁此机会跟迈克尔聊几句。不巧的是,迈克尔刚好到另一个城区检查生产情况。我帮忙把画放进皮箱。等寄存柜钥匙送来后,我和克里芙先后走出办公室,我乘货梯离开公司,到达车站餐厅。

一个机器人服务生给我端来咖啡。“她”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蓝色的头发随风飘舞。“你不打算跟踪送钥匙的人吗?”服务生把咖啡放到桌子上,轻声问道。

我一惊:“你说什么?”我看到一双特大号紫罗兰色眼睛,从服务生橘红色托盘的底端窥视着我。“艾菲?是你吗?”

这个艾菲呀,你永远猜不出她会在何时何地以何种面目出现!艾菲是一个计算机顾问送给我的礼物,很可能是哪个高科技研究所的漏网之鱼。因为这个闲不住的小鬼头,总是在防火墙两边上蹿下跳,信手拈来我需要的一条又一条信息。

我一边和艾菲谈话,一边留意着川流不息的过往人群。克里芙出现了,身后拖着那个装有名画的绿色皮箱。我用小望远镜追踪着她。她在寄存柜前稍作停留,找到要找的号码,打开柜门,把皮箱放进去,便沿原路返回。她真聪明,竟没朝我这方向瞥上一眼。

取画的人一直没有出现。我等了好久,都快失去耐心了,正要打电话给克里芙,一个留棕色长发穿茶色雨衣的小伙子来到寄存柜前。他打开柜门,拎出皮箱,朝车站走去。

我从椅子上蹦起来,冲向通往车站的自动扶梯。不巧一群游客也涌到扶梯上,几个淘气的孩子挡在我跟前,我眼睁睁看着那个人离我越来越远。幸运的是,我的射频乘车卡余额充足,不用从口袋取出就顺利检票进站。我冲到第一层站台,没找到我要跟踪的人,又赶紧跑到下一层,恰巧一趟列车缓缓停靠。车门打开时,我看见那人在站台另一头上了车。我挤进最近的车厢,然后拨开人群,一节节车厢地向前挪移。

到达头节车厢时,列车刚好停靠下一站。透过车窗,我瞥见那个穿茶色雨衣的人随着拥挤的人群下了车,快步跨上楼梯。我马上冲出车门。这时,那人恰巧与一个急匆匆跑下楼梯的女人撞个满怀。这一撞,我看见了他的脸。糟啦,他不是我要追的那个人,我跟错目标了。我赶紧回身,透过车窗,看到我要找的人还在头节车厢里。我转身又冲上车,车门在我身后关闭,列车驶离站台。怎么这么巧?两个人穿同样的衣服,拎同样的皮箱,差点误了我的大事!

随着车速提升,我的心跳逐渐平稳下来。我跟踪的人近在咫尺,我只需盯着他,留意他在哪儿下车。

 

3

他在卡奈尔车站下了车。这里是货物仓库区,月光洒在冷清的街道上。我竖起衣领,远远跟着他。这家伙越走越慢,还不时东张西望,好像在找路。我跟着他转过街角,到达十字路口,发现他在路灯下停住脚步,盯着手中的皮箱发呆。

我凑上前去问:“不知道怎么走了吗?”

他抬头看看身边仓库的灰色砖墙,又回头看着我,黑眼睛一片茫然。

“你要带着皮箱去哪儿?”

他摇摇头,又低下头看手中的皮箱,长长的头发掉下来遮住前额:“我可能坐错车了。”他雨衣前襟敞开,胸前身份牌上的字清晰可辨:斯迪德,精铭助记公司信息技术部部长。

“你本来打算去哪儿?”

“我,我……我不知道。”他抬头看着我,张开嘴想说什么,又摇摇头。“我可能坐错车了。”他重复一遍,“这儿到处是仓库。”

看着他迷惑的眼光在一座座仓库间游移,我的心一沉。“不许动!”我命令道。也许因为迷了路,他没有任何反应。我从他手上把皮箱猛然拽过来,他还是傻傻地看着我。我把皮箱放在路边人行道上,猛地将它打开……皮箱是空的。

“画呢?”我严厉地问,“你把画放哪儿去了?”说着,我的思绪回到列车停靠的第一站,那个提着皮箱冲上楼梯的人。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他眼神依旧迷惑,但语气变得强硬。

“那幅画,你把它给谁了?”

“什么画?你是谁?出什么事了?”他的音调严厉起来,警惕性也明显增强。

“你在精铭助记公司做什么?”我托起他的身份牌,指着上面,“你搞信息技术,对吗?”

“那又怎么样?”他夺回身份牌,“关你什么事?”

我皱着眉,咬牙切齿地说:“那么,你提着空皮箱到仓库区来干什么?”

他看看我,眼神又是一片茫然。“嗯,我,皮箱……应该是我买的……”

“你不记得你买了这只皮箱,是不是?”

他表情痛苦,像是在记忆深处努力寻找线索。“不记得。在哪个商店买的?我买它干什么?”

我摇摇头,慢慢地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忘了,他什么都不记得啦!(待续)


上一篇:创意浴缸
下一篇:“到此一游”为哪般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