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杨晗之

杨晗之

开博时间:2016-11-21 20:30:00

《科学画报》编辑

文章数

考古人有两怕

2014-04-30 10:31:46

/高蒙河

 27209

商代妇好墓出土的大型铜器“偶方彝”


常有人问我:你们考古的挖到死人,害怕不害怕?我说,做这一行的见多不怕,早就习惯了。不过,我也会顺着这个话茬,说到考古人在工作中时常担惊受怕的另外两桩事来:一是怕阴雨连绵,二是怕墓葬被盗。

考古人怕连雨天,是因为考古工地都在野外,没完没了地下起雨来,活就没法干了。像今年2月中旬,我们进入上海松江广富林工地考古,不巧赶上连天阴雨,到35日雨才歇,窝工多达20天。2012年春季,还曾有过长达一个月左右的纪录,考古队员叫苦不迭:“老天再不放晴,我们都闲得长毛发霉了!”

天公不作美,还好克服,顶多是误工,算不得太大的事。可如果墓葬被盗墓贼“光顾”过,而且不止一次被盗,那才叫人揪心。

像上世纪80年代,考古人员在陕西凤翔县发掘秦始皇祖上秦景公大墓,当不断向下清理时,竟然相继发现了247个盗洞。经过考古辨识,这些盗洞的年代居然从汉代一直延续到唐宋以后,成为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盗洞最多的一个大型墓葬。即便这样,这座先秦时代中国最大的墓葬,还是出土了3000多件随葬品。假以推想,如果它没有被盗的话,那该会出土多少有发现价值和研究价值的文物?!

从秦景公大墓所属的东周时代再往前推到商代,墓葬被盗情况之严重也着实令人痛心。我记得有位学者统计过,说商代晚期都城安阳殷墟王陵区的14座商王大墓,均遭受过多次盗掘。几乎每座王陵都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盗洞或盗坑,其中有不少早在西周时期就被人破坏了。有的墓里还发现了宋代盗墓贼遗留下的黑花白瓷灯。有的墓葬光是近代的盗洞就有66个之多。还有的盗洞里面竟然清理出了现代步枪的刺刀等。

可见,中国的帝王陵墓和贵族大墓中,有不少都遭受过不同朝代的盗墓贼的盗掘,待考古人员去做科学发掘时,墓中的遗物早已所剩无几。所以,著名考古学家林教授早就打过一个比方,说考古学者很多时候像侦探,但又是不幸的侦探。侦探可以找到人证、物证以及保护起来的现场,可考古学者就不然了。首先,人证早已作古,不会再开口说话;其次,古代的物证本已残缺不全,再碰上墓葬被盗,现场被破坏得乱七八糟,考古人员想要依靠这些残留的文物信息复原历史,辨识墓主人姓甚名谁,其难度之大,简直是堪比登天了。

话说回来,如果上面提到的商王大墓没有被盗会怎样呢?我们不妨以著名的安阳小屯村妇好墓作为对照。在这座罕见的未被盗掘、保存完好的墓葬里,考古人员一共清理出1900多件器物,还有近7000枚海贝。更为重要的是,墓中出土的不少器物上都铸有“妇好”铭文,从而确定了墓主人是商王的配偶妇好,使该墓成为目前唯一能与甲骨文记载相印证的商王室成员的墓葬,学术价值之高,毋庸赘言。换句话说,妇好作为商王配偶,其墓葬规模比商王的级别低,随葬品已然如此众多,如果是一国之君的商王大墓没有被盗,那又该会有多少随葬品啊?!

然而,正像历史不能假设一样,考古也更看重实证。往远了说,民国时期清代慈禧太后的陵墓几番被盗,只残留下一点点衣被、头绳之类,考古人想要了解她的随葬品情况,已无可能;往近了说,前几年曹操高陵如果不是屡遭盗墓,考古人也不会去抢救性发掘,发掘的结果虽然初步证明墓主人是一代枭雄曹操,但盗墓留给考古人的遗憾,已永远不能弥补了。

27208

秦景公大墓考古现场


——选自《科学画报》2014年第4期



上一篇:是人间自有真情在,还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下一篇:保健品有什么用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