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医药·快乐养生》

开博时间:2017-03-22 17:15:00

特别策划、询诊热线、名医谈病、专家评药、选药指南、专家门诊、医药新知、养生之道

文章数

有惊有喜走墨脱

2017-11-07 17:56:00

  墨脱位于西藏东南部,是西藏海拔最低的地方,有一片魅力无穷的原始热带雨林。墨脱对我来说是遥远而神秘的,之前我对这里的了解,除了看网上的一些科考游记,就是听一些朋友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

  据说那里环境凶险,到处都是旱蚂蟥,钻个草丛就能挂一身。蚊子也多得要命,还有一种专门钻人眼睛的飞虫。之前公路没修通的时候,需要徒步进墨脱,看那些住在临时窝棚里的人,被跳蚤咬得浑身长满了红疙瘩……虽然听起来有点吓人,但相比墨脱对我的诱惑而言,这都算不了什么。

  墨脱地理环境特殊,那里有很多特有的动植物,给人的感觉就是:昆虫随便捡,蛇蛙满地爬。拍到的物种基本上都是个人拍摄物种史上的新记录,就算发现个全新的物种,似乎也不是难事哦。

  雨中的稀客

  我们乘飞机到达林芝机场后,就开车直奔墨脱了。沿途的风景都很棒,只是少了5月、6月才能欣赏到的高山杜鹃花海和其他各种高山花卉。我们一直开到色季拉山,它的海拔有4728米,是这一路的最高点。雪山和冰盖守望在身边,冷风把雨水抽打在身上,只穿了短袖T恤的我开始发抖——这里只有7摄氏度。从色季拉山开始,就一路下行了,气温逐渐升高,路边的植被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又开了大约200多千米,我们穿越嘎隆拉隧道,又行进了一小段距离,终于到达传说中的“80K”。大家都有点累了,决定先在80K住一晚。

  我们匆匆吃了晚饭,外面开始下雨,但这点小雨怎么能抵御夜探的诱惑呢?我们收拾好设备,拿上雨具就出发了。我们开车沿着山路前行,把强光手电伸出车窗,光柱到处扫射,生怕错过什么。雨下得有点儿大,雨水不停地飘进车窗。我刚要关上车窗,突然听到几声蛙鸣,声音还挺大。一个急刹车,我们停在原地,继续辨认蛙鸣的方向。就这两分钟的工夫,感觉“噼里啪啦”地有很多东西砸在车上。我用电筒一照,车前挡风玻璃上就有一只巨大的深山锹甲,它们一定是被车灯吸引过来的。我们下车查看,在车周围还找到了十几只深山锹甲。这么高效的灯诱还是第一次遇到,看来这地方“好货”一定少不了啊!

  浮出水面的“小鳄鱼”

  蛙还在叫,我也终于找到了它们的准确位置。那是一个山溪聚集的小水洼,直径也就2米左右,水底铺满了落叶。手电光扫过,我好像看到一只大个儿的蟾蜍,于是赶紧回身拿相机。可等我再回来,它就没了踪影。是不是跳到对面的草丛里了?我本想蹚水过去查看,但水底落叶下全都是淤泥,雨靴差点儿全陷进去。我只好退回到岸上,心里有些懊恼。

  等了几分钟,草丛里还是没动静,我拿起手电准备离开。光线扫过小水洼,水底好像有什么在闪闪发光。我蹲下来仔细查看,居然是一双眼睛!原来刚才那家伙根本就没跳进草丛,只是原地沉降,钻到淤泥里去了,而且还一直在“暗中观察”。

  知道它还在就好办,咱有的是耐心等它。我趴在岸上,端好相机等待。说是岸,其实一直有漫出的溪水流过,不一会儿,水就灌进我的袖口和雨靴里,还真有点儿冷呢。等了大约5分钟,那家伙终于沉不住气,探出了头。我赶紧拍了几张。又过了几分钟,它终于彻底从淤泥里钻了出来—原来不是蟾蜍,而是一只体型巨大的墨脱棘蛙。我刚想凑得更近拍个特写,它却立刻再次沉底儿了。

  我把手电光线调弱,放在地上(手电是防水的),静静等待。只一小会儿,它又钻出了水面,只把两只大眼睛和鼻孔露出水面,我赶紧把它“暗中观察”的可爱模样拍了下来。后来我们又在小水洼不远处发现一只真正的蟾蜍,它浑身长满了黑色的尖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小刺猬,这也是墨脱特有的一种蟾蜍——刺疣齿突蟾,它可是2015年才发表的一个新物种哦。

  路边的大家伙

  第二天一早,我们再次上路,计划沿途拍摄,晚上住在墨脱县城。这段路开始不好走了,都是汽车无法并行通过的土路,道路外侧就是悬崖。我们开得很慢,倒不完全是因为路况差,而是因为路边的风景太美了!谷底是湍急的雅鲁藏布江,对岸是成片的高大树木,绵延数十千米。

  我们的车在行进过程中,遇到路边的巨树就会停下来,用激光测距仪来测量树高。最高的一棵树将近60米,枝干上长满了苔藓和蕨类植物,一串串石斛花朵垂吊下来,这是最典型的雨林景观。这段路很难走,所以车速非常慢,到下午5点多,我们才接近墨脱县城。这一路的走走停停可是坐车“扫路”的好机会,因此一路上,我集中精神盯着窗外寻找目标。

  突然,我觉得山崖石壁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停车!我没敢下车,伸出头向后看,什么也没看到。抬高视线的同时,我几乎惊叫出来:“蜥蜴,好大的蜥蜴!”那是一只成年的吴氏岩蜥,它全身灰蓝色,几乎和周边的岩石一模一样,所以很难被发现,要不是刚才它动了一下,一定会被我错过了。

  成年的吴氏岩蜥个头儿不小,长得有点像是宠物鬃狮蜥。它看见我靠近,不但没跑,还开始不断点头朝我示威,好可爱呀。据说这家伙除了吃虫子,没事儿也爱啃点草叶什么的,还讲究荤素搭配的健康饮食呢。

  它朝我点头,我干脆也朝它点点头,可是它突然扭过头,更用力地点头,我这才看见不远处的另一只小点儿的蜥蜴,原来是人家互相“玩耍”呢,我这纯属自作多情了。那只小蜥蜴体型更扁,色彩非常漂亮,鲜红色的身体上均匀分布着一些黑色斑纹,难道我发现了新物种?我悄悄靠近它,对着“新物种”不停地按着快门。

  为了更好地观察,我做了个草绳活套,套住了一只。通过对比头型和鳞片的细节,我才发现它是吴氏岩蜥的幼体。嗯,果然大家都是小时候更可爱,也更漂亮。

  夜幕中的小精灵

  天擦黑,我们才到达墨脱县城,找了个小宾馆安顿好,然后在附近吃点东西,就出发夜探了。今晚的目标物种是我惦记了很多年的、之前只在国外的网站上见过照片的横纹树蛙!

  要到达有横纹树蛙栖息的那块地方,我们需要穿越水塘,所以我们都提前换好了水靴。水路不长,水也不算深,但是水底烂泥里偶尔会有坑,有时还会被大石头磕绊,所以我们走得很慢。水面上栖息着很多巨大的水狼蛛,它们伸展开长足,感受着猎物落水后从水面传来的震动。

  我的强光手电真是帮他们吸引了不少猎物,金龟子、蚂蚱、螳螂都被强光吸引,水狼蛛们忙得不可开交,纷纷大快朵颐。我贴近水面想要拍摄,恰巧看到一只水狼蛛叼着蝼蛄快速潜入水底,过了半天才从水草丛的后面冒出来。这些水狼蛛太凶猛了,如果它们再长得大点儿,我还真不敢下水了。

  想到这里,我的后背有点发凉,赶紧加速往前走了一段。我发现一丛苔藓上有明显的凸起物,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对抱对的多疣原指树蛙。它们身上有着凸起的疣粒和迷彩一样的花色,看起来很像苔藓呢。

  也许是对自己的拟态比较自信,即使靠得很近,两只树蛙却一点都不害怕。拍完多疣原指树蛙,我一转身,就看见一个黑影跳到了树杈上。我快速跟过去查看,原来是一只漂亮的双斑树蛙,它挂在树杈上,正对着我,用那对萌萌的大眼睛看我呢,我赶紧过去给它拍了几张照片。正在我拍照的时候,前面传来了队友兴奋地喊叫:“横纹树蛙!找到啦!”

  我拎起相机快速往前移动,顾不得溅起的水花弄湿了裤子和衣服。顺着队友电筒光柱的方向,我看到树枝上趴着一个奇怪的小家伙。从上往下看它背面的时候,我很难想象这是一只蛙,它两条腿后退着收拢在细长的身体两侧,再加上那个奇怪的尖鼻子,看起来就像是挂在枝条上的一个小箭头。后来,我们又找到几只横纹树蛙,仔细地观察并拍摄了各个角度的照片。它们的胆子都很大,只要手电光线不是很强,它们一般都会乖乖配合拍照呢。我很好奇这家伙长的长鼻子究竟有什么实际的用途,我们对这种蛙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上一篇:慕尼黑的事故医院
下一篇:科学选鞋需注意6个细节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