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30319_320715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航空知识》

《航空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航空知识》以普及航空航天知识、宣传航空航天事业为己任,详尽报道航空航天最新发展、技术与产品研发...

文章数

日本航空的787之惑

2013-03-19 19:10:14

日本航空的787之惑

司古

波音最好的顾客

在经历了116日全日空波音787因电池故障酿成的紧急迫降之后,日本航空企业和美国FAA(联邦航空管理局)对波音787诸如燃油泄露、电池起火、电路问题、刹车计算机故障、风挡玻璃裂缝等一系列阴魂不散的故障门丧失了信心,先后下达了停飞波音787的指令,至此投入全球运营的50架“梦想客机”统统宣告禁足。客户对于商品有着天经地义的选择权,但对于日本航空企业,他们的选择权却由于日本工业与波音之间的复杂纠葛而受到制约,即使“梦想客机”这个梦做得很累,但日本人只能确定无疑地要把它做到底。

长期以来,日本素来有着“波音最好顾客”的美誉,作为日本载旗航空公司的JAL旗下没有一架空客飞机,全日空也是波音787的启动用户,同时全日空肩负着波音777的启动用户和波音767最大国际运营商两项头衔。

波音公司历来与日本有着深厚的商业合作关系,波音产品在日本拥有高达80%的庞大市场份额,这一比例甚至高于波音的美国本土份额。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主要市场上,波音的份额大约只有50%,其余部分则为老对手欧洲空客所占据。如果探究波音与日本深厚关系的形成,那要追溯到至少20年前,当时日本在对外贸易特别是对美贸易中巨大的顺差让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者十分愤怒,但美国人发现日本航空企业购买的波音747客机能非常“高效”地控制这种失衡,这一发现以及由此产生的对外贸易政策,刺激了波音与日本的接近。

日本选择波音作为伙伴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日本航空工业的健康状况——二战战败后美国一度肢解和消灭了日本的航空工业,如果想要重振这一产业,与波音这样的航空巨头深度合作不失为一个机会。自此,日本航空工业开始了与波音的长期合作,这种合作为日本创造了数以千计的就业机会,这些同时也成为日本重构选择权的巨大成本。现在,随着日本贸易顺差被强劲升值的日元及日本出口企业竞争力的日渐萧条而趋于消亡,日本“购买美国货”动机已经不再是消除贸易摩擦,而是变成保护日本国民的就业机会。

 “如果你一直都是靠右侧驾驶,那么你不会愿意改到左侧,”日本航空工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他说除非问题足够严重,否则波音787不会割裂日本同波音一贯的合作关系。

 

从机翼到马桶

随着波音每一个成功型号投入市场,日本在波音飞机制造方面的份额及利润也在相应增加,波音767时是20%,波音77725%,到波音787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一,达35%

在波音787的重要部件中日本企业参与度颇高,三菱重工——昔日零式战机的制造商承担了技术复杂的机翼部分,这是波音首次将机翼这样重要而复杂的部件交由外国企业制造;斯巴鲁汽车制造商——富士重工负责制造波音787的翼盒部分,该部件用于将机翼与机身连成一体;以制造高性能摩托车著称的川崎重工则负责机身、襟翼等部件;连波音787上的马桶,也是日本Jamco的产品。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导致迫降事故的机载锂电池,同样是出自日本GS汤浅公司。17日,也是这款日本电池造成JAL公司一架波音787在美国波士顿起火,目前美国交通运输安全委员会正在对事故电池进行分析,研究人员甚至用上了射线断层摄影成像技术,以期找出罪魁祸首。

 

链接:

日本GS公司为波音787研制的这款锂离子电池重63磅(约29千克),本来拥有不少光环,该电池是首款用于民航客机上的锂离子电池,充电快、供电持久,且重量轻,而以往民航客机上都是使用镍镉电池。这款电池的用途是做为备用电源,可用于启动辅助动力装置,或在紧急情况下为机载设备提供电力。波音787上设有两组该电池,机首和机身中部各有一组。

 

如果视野再大一点,你会发现波音民用和军用分部供应链中的日本企业超过60家,这些合作创造了22000个就业机会,几乎相当于日本航空工业就业总数的40%。任何选购空客飞机的做法,对于日本企业都是坏消息——一家作为波音供应商的日本企业官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日本公司在空客供应链中没有多少利益。”

还有日本希望跻身世界商用支线客机市场的努力,也要需要波音和美国的支持。三菱重工生产的MRJ支线客机是一种燃油经济性不错的90座级客机,今年将进行首飞,设计该机的工程技术人员正是通过参与波音的制造学习了面向市场的设计经验。丰田汽车公司在MRJ项目中拥有10%的股份,这反映出日本航空企业和汽车企业历史悠久的联系。二战结束后日本飞机工业被彻底关闭,许多航空技术人员转行到汽车企业。这也使得日本汽车企业素来有着参与航空制造的传统。换言之,如果日本航空企业受创,整个日本经济都难以幸免。

 

军事安全考量

除了商业方面的考虑,军事安全是促使日本紧密遵循“美国制造”准则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在《日美安保条约》框架下,波音和包括洛克希德•马丁、雷声公司在内的其他美国防务企业都在日本军购协议竞标中占据了重要且有利的地位,要知道日本每年军费开支高达520亿美元——尽管有和平宪法的限制。

去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日本防务开支蛋糕中切下了最大的一块,成功击败竞争对手欧洲“台风”,签下了总值70亿美元的F-35战斗机采购协议。尽管购买“台风”战斗机的现实意义也不小,但日本政府高层和政客们目前还不打算购买除一些火炮和直升机外的欧洲货。 “当你打算采购战斗机和预警机这样的战略性装备时,问题的政治色彩就变得更强了——日本不得不考虑如何处理与美国的同盟关系,” 圣安德鲁斯大学日本教授Masahiro Matsumura说。“如果朝鲜半岛或台湾海峡的安全局势恶化,我们不敢确定欧洲还能保证装备供应。”随着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首的更为强硬的自民党重掌政权,日本将寻求进一步加强与美国的联系,而不是削弱它。

各种战略考量是政府的事情,眼下全日空等日本航空运输企业显然顾不上这些。在调查机构关注波音787电池问题的当口,全日空则不得不手忙脚乱地调整航班,同时使用老旧的飞机来填补停飞后的装备空白。这绝对不是件轻松的事儿,因为“梦想客机”已经占到了其机队规模的十分之一。“梦想客机”的困境也反映到日本股市上,富士重工、GS汤浅、三菱重工、石川岛播磨重工(IHI)和东丽工业公司(Toray)的股价纷纷下跌,跌幅从1.6%4.2%不等,而日经指数也下挫了1.5%。全日空股票则下降了0.5%,这如果整个事件的结局尚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这只是个开始。

还是日本一位分析人士说出了苦衷,“我们不知道停飞将持续多久,但这是个事件,还不是危机。对日本航空业而言,抛弃波音没有好处。”日本的确是波音最好的客户,也是最忠实的客户,但这并非日本完全的意愿,自战后美国巨大的战略阴影笼罩日本之后,日本的航空工业战略只能依附于美国航空企业这棵大树,靠着大树的确好乘凉,但如果是雷电交加的雨夜,你得做好冒险的准备。

责任编辑:王鑫邦

 

上一篇:从调停者到狼牙棒
下一篇:土耳其担心中国直10抢生意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