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30420_320718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航空知识》

《航空知识》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航空知识》以普及航空航天知识、宣传航空航天事业为己任,详尽报道航空航天最新发展、技术与产品研发...

文章数

大运,大国之运 谈发展大型军用运输机的社会意义

2013-04-20 18:52:12

大运,大国之运

谈发展大型军用运输机的社会意义

文/王旭东

 

1 26 日,中国自主研制的大型军用运输机(俗称“大运”)成功首飞,这则消息令人振奋并持续发酵。需要强调的是,作为一个GDP 排名世界第二、正在崛起的大国,发展大运是迟早的事情、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发展那才叫咄咄怪事。

 

回望:大运连国运

1942年,中国河南发生了吃的问题,70 年后, 冯小刚将其拍成了电影,让国人为之震惊。这一年在中国还发生了一件与大飞机有关的事情,那就是“驼峰航线”的开辟。

那是在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候,当时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战争急需的重要物资均需进口,维持国际交通线至关重要。正是看到这个致命弱点,日军切断了中国所有的国际交通线:东部、南部沿海被封锁,桂越、滇越铁路被控制,滇缅公路被切断,中国寻求开辟西北陆路通道的努力受阻……于是,开辟从印度到中国的空中运输线就成了唯一选择。

“驼峰航线”从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汀江等地,飞越中缅印边境崇山峻岭(被称为“驼峰”),到中国云南昆明、四川重庆,途径高山雪峰、峡谷冰川和热带丛林、寒带原始森林、以及日军占领区,地形复杂、气候恶劣,接近于当时运输机的飞行极限。“驼峰运输”是世界战争空运史上持续时间最长、条件最艰苦、付出代价最大的一次空运。从1942 5 月开始,到1945 9 月结束,持续了3 年零4 个月,共运送了85 万吨战争急需物资。其间,美军先后投入飞机2 100 架,中国航空公司100架运输机倾巢出动,中美双方参与总人数达8 万多人,执行任务的飞机都是当时的“大运”,有DC-3C-53C-47C-46 等。恶劣的飞行环境,使中美双方遭到严重损失,官方资料称中美共坠毁飞机609 架,牺牲和失踪飞行员1 500 多名。有民间学者认为,“驼峰运输”中,中美坠毁飞机数超过1 500 架,牺牲飞行员接近3 000 人。美国《时代周刊》曾这样描述驼峰航线:在长达800 余千米的深山峡谷、雪峰冰川间,一路上都散落着这些飞机碎片,在天气晴好的日子里,这些铝片会在阳光照射下烁烁发光,这就是著名的“铝谷”。

“驼峰航线”就像一条细细的脐带,维系着中国与世界的微弱联系,这是一条“生命线”,对于打破日军对中国的围困,提振中国人民的抗战信心,最终击败日本军国主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如果说“驼峰运输”的悲壮色彩像厚厚的积雪掩盖了它应有的价值,那么,“柏林大空运”则是一个依靠大飞机救活一座城市的故事。

1948 6 24 日,苏联突然采取军事行动,全面封锁了盟军出入西柏林的交通线,包括公路、水路,使西柏林顿时成为“陆上孤岛”。盟军决定通过空运来拯救这座城市。6 28 日,美、英第一批空运物资运抵西柏林,开始了前所未有的空运壮举。当时的西柏林有220 万居民,每天需要至少4 500 吨物资才能维持基本生存。美英空军所面临的是,除了饮用水,几乎可以想象的一切物资如一张纸、一支笔,都需要空运进去。开始每天运2 000 吨,后来增加到4 000 吨、8 000 吨,最后竟到12 000 吨……从法兰克福到西柏林的空中,共设置了上下重叠的5 层航线,航线之间的高度差只有500 英尺(约150 米)。在高峰期,平均每一分钟就有一架飞机降落。就这样,到1949 5 月,苏联地面封锁解除,“柏林大空运”才告结束。

“柏林大空运”共出动运输机27 万余架次,运送物资232 万吨,彻底拯救了这座即将被困死的城市。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温馨的故事。一位名叫霍尔沃森的美国飞行员,分发给机场附近孩子两个泡泡糖时,孩子的感激令他十分感慨,他于是向孩子们保证,下回他再来,一定带更多的泡泡糖,他让孩子们注意抵达机场上空的飞机中摇晃翅膀的那一架。第二天霍尔沃森从摇曳着机翼的飞机上,空投下了用手绢包好的一大包糖果。霍尔沃森从此获得了一个绰号——“摇翅膀叔叔”。

不是要探讨大运的社会意义吗?请想象一下“铝谷”吧,那些烁烁发光的金属碎片,带给你的绝不仅仅是悲壮;回味一下空投糖果的画面吧,空投的实际是一种希望。

大运,依靠其庞大的身躯和超越空间阻隔的能力,曾经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21607

126日,中国首架大型运输机运20成功首飞,运20不仅是中国航空工业迈入世界领先行列的又一标志,更是中国空军跻身世界顶尖空军的里程碑式装备。

解读:蓝天飘大旗

那么,大型军用运输机最直接的价值——军事意义何在呢?

时间回到四十多年前的1969年,当时主持军委工作的林彪提出了“两个大搞”,即:大搞运输机,大搞直升机。为什么林彪会提出“两个大搞”?因为他深知机动作战之于军事行动的重要性。林彪后来自绝于人民,成了一个灰色人物,但作为一个军事家,其军事才能和军事眼光是有水平的。

机动与火力历来是战争的两大基本要素,古人说“兵贵神速”就是对机动能力的要求,许多军事家都将速度看作是决定战争成败的第一要素。因为打仗不仅要打静态兵力,更重要的是要打动态兵力,就看你能不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将兵力、装备投送到最关键的位置上。当今时代,大型运输机是保证军队远程、快速机动能力的根本所在。在海湾战争的“沙漠盾牌”行动中,美国空军在战略空运中动用了126架最大载重量达120吨的C-5战略运输机、265架最大载重70吨的C-141大型运输机。C-5C-141机队单波次最大运输吨位就达到了3万多吨。另外还有KC-10KC-135空中加油机和海军的C-9运输机也投入了战略空运工作。美军通过战略空运输送了54.5万吨货物(约占全部货物的5%)和50余万人员(约占全部人员的99%)。可以说,如果美军没有如此强大的军事空运能力,海湾战争绝不会取得那样辉煌的战果。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大国的利益已经遍布世界各个角落,远程空中投送能力,是一个大国、一支大国军队战略能力的体现。目前美军拥有各型战略运输机约500架,具有每天8 000万吨千米的运输能力;俄军战略运输机约370架,每天运力6 000万吨千米。他们都能够在一个波次内将一个重装旅投送到5 000千米之外。可以说,大型运输机与其他远程平台、远程打击武器一起,构成了美、俄战略能力的基础。大型军用运输机,是一流大国“一定拥有”、二流大国“最好拥有”的东西。

进入新世纪后,人类面临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在增加,军队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机会在增加。多样化军事任务和非战争军事行动,同样离不开大型运输机的支持。比如,在2010年青海玉树抗震救灾中,如果没有刚刚建好的玉树机场,使人民空军的伊尔-76在第一时间飞抵灾区投送急救药品,玉树地震的死亡人数可能会增加几倍。再比如,在1998年长江抗洪抢险、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中,空军及民航的大型运输机都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信息时代,有几种武器被称作“军事力量的倍增器”,像空中预警指挥机、空中加油机、大型电子战飞机等。没有预警机就无法组织大规模空中战役,也无法实施信息化联合作战;空中加油机是现代空军远程作战、持续作战的保证;大型电子战飞机往往担负着战场监视、战略电子侦察、战略电磁压制等重任。而这些所谓特种飞机都是以大型运输机为基本平台改装而来的。还有,早先的大型运输机大多由战略轰炸机演变来,而今若要发展战略轰炸机则是要以大型运输机的技术为基础,美国甚至曾提出在C-17 运输机上装载80 枚导弹成为“武器库”飞机、实施防区外打击!

前几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搞了一本黄皮书,说中国军力世界排名第二,引起舆论一片哗然,“秀才”点兵为什么如此不靠谱?因为他们确实是在“点兵”——点的是人头,而没有把航母、大飞机等战略平台巨大的军事价值搞明白。

大运的军事意义究竟何在?它是战略机动的前提,快速反应的条件,特种平台的基础,勤务支援的手段。毋庸置疑,大运是一个国家的空军完成由战术空军向战略空军转型的标志,是二流空军向一流空军升级的标志。没有或缺少大运的空军不是战略空军,没有或缺少大运的国家不是一流军事强国。

21608

正在卸载CH-47 直升机的美国C-5“银河”战略运输机。庞大的战略运输机部队是美国在全球维护利益的保证。

分析:大鹏展云翼

不错,发展大型运输机要花费大笔银子,因此,每到这个时候,总有人出来拿民生说事儿,似乎搞航母、搞大运就是穷兵黩武、就是“烧钱”、就是“烧包”、就是与民生争利……如此等等。我们要严肃地告诉这些人以及受此种言论蛊惑的人:这是一种糊涂的乡巴佬认识,应该加以修正!

为什么必须修正这种认识呢?咱们从一个现象开始分析。当下的中国,许多地方政府、许多官员都对盖大高楼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巨蛋”、“大裤衩”、“大玉米”、“军刀”……各色摩天楼和怪异建筑拔地而起,城市每天都在长高,城市的地平线一天一个样,政府机关的办公楼就更不用说了,那个气派,那个华丽,甚至连国家级贫困县的政府大楼都不比白宫逊色,相比之下,唐宁街10 号就甭提了,寒碜得简直像个鸡窝。这实在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知道“劳伦斯魔咒”吗? 1999 年,派驻香港工作的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劳伦斯突发奇想,把世界第一高楼的落成和经济危机联系了起来。他发现经济衰退或危机往往都发生在当时的世界第一高楼落成的前后,这被称为“劳伦斯魔咒”。“劳伦斯魔咒”能否在中国应验,先放到一边,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以大高楼为代表的、以土建为主要内容的所谓“超级工程”,和以航母、大飞机为代表的所谓“超级机器”,在技术含量上是根本无法同日而语的,大高楼是各色建筑材料的堆砌,大飞机是各种高科技的综合体,因而,两者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自主创新和科技进步乃至经济发展的影响大相径庭。在大国崛起过程中,“大飞机”的作用和重要性要远甚于“大高楼”!

为什么“转方式调结构”我们喊了多年却效果不明显?是不是“大高楼”盖的太多了、而“大飞机”造的太少了呢?在大力倡导科学发展的今天,这是一个必须严肃思考的问题。

那么,大运的社会经济意义到底体现在哪里呢?

——大运体现了国家发展战略。我国的现代化建设正处在一个关键时期,加快高技术产业发展、重点培育战略新兴产业、用先进技术促进传统产业的优化升级、带动经济结构的调整、推动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突破资源环境制约,已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战略选择。大运项目是我国航空工业创新和持续发展最具代表性的工程,它既是一个重大科技专项,也是一个工业项目,对于进一步增强我国的综合国力、科技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重要的战略性意义。

——发展大运可以带动国家科技进步。大型运输机是极为复杂、技术含量极高的产品,仅零部件就有600 万之多,是一个国家科技和制造业整体水平的综合体现,是国家工业化进入高级阶段的象征。椐业界专家讲,大运的研制难度是过去国产中型运输机的十倍。大运是个符合木桶原理的系统工程,必须以众多门类的基础科学和技术科学为基础,研制大运,能够带动流体力学、固体力学、计算数学、化学、热物理、信息科学和冶金学等基础学科的发展,同时还能够推动新材料、现代制造、先进动力、电子信息、自动控制、计算机等领域关键技术的群体突破,从而提高整个国家科技发展水平。

——发展大运将促进我国的产业升级。毫无疑问,实施大运项目,将大大促进航空工业发展,加速航空产业的结构调整。更重要的是,由于航空产业链条长,航空科技具有极大的关联和扩散功能,所以实施大运项目,将有力带动上下游产业的发展,将有力地促进材料、冶金、石油化工、橡胶、机械制造、仪表、电子等这些相关产业的升级,进而对整个国家的产业结构升级产生有利的促进作用。

 

前瞻:长风九万里

2012 11 29 日,刚刚履新的党的总书记习近平,到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并且发表了振奋人心的讲话,习近平还谈到了“中国梦”,他说:“何谓中国梦?我以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最伟大的中国梦。”总书记在此时此地谈论中国梦,意味深长,发人深省,催人奋进。这不由地让人联想到了贞观盛世、康乾盛世,联想到了《清明上河图》,联想到了郑和的宝船……。

我们正在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一个东方大国正在崛起。在这重要的历史关头,我们更加需要大国的思维,需要建造更多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宝船”。因为包括大运在内的这些“宝船”,不仅能够体现大国的风范、大国气魄和大国意志,还将保障和加快民族复兴的进程,让中国梦早日成真,让中国梦更加绚丽夺目!

民族复兴之路波澜壮阔,民族复兴的道路上有时也恶浪滔天,尤其当胜利的曙光即将到来的时候。南海风波和钓鱼岛纷争不是偶然的,背后有美国“空海一体战”的阴风,也有日本右翼的鬼火,根本原因在于格局将变而导致的“丛林世界”之纷乱。一位冷静的历史学家曾经说过:“一个民族只有把自己的民族个性与战争特性结合起来才能立足于世界。”我们必须造更多的航母、更多的大飞机、更多的核潜艇,让自己的腰秆子挺起来,才能维护安全,保障权益,才能赢得可能发生的战争,才能在纷乱的“丛林世界”里脱颖而出。

综观工业革命以来大国崛起的历史,大国之间的竞争和较量在某种程度上是超级机器研制能力的较量,大国崛起的重要标志就是超级机器研制能力的崛起。同样,超级机器研制能力的衰退也是大国实力和地位衰落的标志。从苏联到俄罗斯的兴衰就是一例。中国的“大高楼”已经不少了,今后发展方向应由对“大高楼”的过度追求,转向对超级机器的科学发展,这是中国强大与崛起的必由之路。

一个国家的崛起如同一个人的崛起,归根到底是精神状态的崛起,精神崛起是一个民族崛起的真正动力。先有汉唐精神,才有汉唐盛世,汉唐精神的衰退,催生汉唐盛世的没落。然而,任何精神都将折射在物质载体和生活方式上,动辄“舌尖上”是一种精神状态,罗阳的风险与殉职也是一种精神状态。大运作为一种战略装备平台、高技术综合体,承载的是一种进取的精神、崛起的精神,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最需要的。

大运,是大国的标志、强盛的象征。

为大运祝福!



上一篇:奥巴马对死星说不
下一篇:哥白尼的怯懦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