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科技潮》

《科技潮》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4:00

《科技潮》杂志由北京科学技术委员会主管,北京高技术创业服务中心主办,1989年创刊,是集宣传科技政策...

文章数

科学家心目中的“外星生命”

2009-12-19 20:48:08

  近日,中央电视台“探索”节目播放了国外关于USO的报道。所谓“USO”,是“不明潜水物体”(UnidentifiedSubmergedObject)的缩写.,简称USO。它和人们比较熟悉的UFO(不明飞行物)的最大区别,在于它是出现在海洋中的不明物体。据报道,1902年,航行在非洲西海岸几内亚海域的一艘英国货船上的一名水手,第一次看见USO。

  此后,关于USO报道时有所闻,据目击者称,不明潜水物行动迅捷、下潜深度远远超过现有的潜艇,它的出现往往且会导致附近的舰船和陆地上各种电子设备如雷达、声呐、无线电失灵,这一特点和UFO相同。但是,说到底,USO究竟是什么东西?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所有的判断多半是一种猜测,一些人认为USO是一种大气现象引起的幻影,如同海市蜃楼;另外一种观点认为,它是外星生命的运载工具,甚至认为在海洋深处有外星人的基地。

  外星生命是否存在,这个问题至今主要是科幻小说家头脑里的产物,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估计也不会有公认的答案。但是,这并不妨碍科学家对此进行思考,或者悄悄地进行研究和探索。我这样讲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点根据的。

  英国生物物理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1916~2004)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发表的访谈录中,曾经披露了他对外星生命的关注。这篇题为《生命的种子》的访谈录,最早刊登在美国的科普刊物《OMNI》的“大师访谈”专栏,由戴维·洛维克采访完成。

  弗朗西斯·克里克是生物学界享有盛誉的一代大师,他因与詹姆斯·沃森合作发现DNA的双螺旋结构,解开了遗传基因的密码,共同获得了1962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题为《生命的种子》的访谈录,一开始便是围绕DNA发现的过程,以及新分子生物学的前景而展开的。接下来的话题转移到克里克的一本著作《生命的本质》,这是最令人感兴趣的:

  问:是什么原因使您认为地球生命是由另一个星球上的生物送过来的?

  克里克:我第一次有这种想法是在1971年,在前苏联召开的一个会议上。这个会议是由美、苏科学院共同主办的,讨论的主题是与外太空生物联系的计划。我们在会议中讨论到一个观念,大意是说遗传密码的统一性使生命的发展过程似乎出现了瓶颈现象。此外,我还了解到宇宙的历史已足以让生命演化过两次;也就是说,在太阳系和地球形成之初或之前,宇宙可能已出现过有能力发射火箭的高度文明。所以当时我和索尔克研究中心的一位同事莱斯利·奥格尔共同提出了“有意的播种”理论。

  问:那些播种生命的“星际农夫”是用什么方法把他们的“种子”散播到未经开发却有萌生能力的行星上呢?

  克里克:要是把基础物理理论考虑进去的话,我基本上是排除光速或超光速太空飞行的可能性的。我想应该是用火箭以1%光速的速度飞行了好几千年才比较可能。因为这种速度比较合理,也才可能让它们在不到一万年之间,把宇宙间具有足以支持生命条件的恒星系统都一网打尽。

  此外,克里克还谈了几个非常重要的观点:(1)外星人使用类似基因分离技术,制造出适合在目标星球上生存的细菌种类;(2)外星人送到地球上繁殖的生命可能是细菌或酵母菌,后者的可能性大于前者;(3)外星人若访问地球,不会完全是善意的;(4)外星人的长相,与地球上的人类应该是不同的;(5)人类若无法确定地球是否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存在的地方,将会非常危险,因为随时可能遭到外来的侵袭。为了自保,也有必要研究是否存在外星生命。


这个大眼睛、细脖子的怪物是谁?哦,外星人E.T.。对喽!这是电影《外星人》刻划的一个经典造型。

  克里克的这番话,在某些人看来,给它扣上“伪科学”的帽子最合适不过,或者指斥为科幻作家的野狐禅。其实,这位科学大师的谈话是非常严肃的。他和索尔克研究中心的莱斯利·奥格尔共同提出“有意的播种”理论,虽然目前仅仅是一种科学假说,却是建立在生命的本质即遗传基因的密码基础上的。

  在解开地球生命的密码之后,进而从大宇宙的尺度,探索地球生命的起源,这正是克里克和索尔克研究中心的莱斯利·奥格尔研究的深度。这是超前的研究课题,也是超越时代的探索,他进而指出:“最耐人寻味的一点是,我们可能会发现1000~2000年后我们也是如法炮制,在从事播种生命的工作。”可见克里克对这一探索的前景充满自信。

  众所周知,地外文明和外星人,以及地球文明与地外文明的接触,一直是科幻小说长盛不衰的题材。

  有关外星人题材的科幻作品,无论是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尽管受到读者和观众的青睐,同时也因为它的科学依据不足而遭到质疑,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毫无价值的胡思乱想。

  正是如此,克里克的访谈录《生命的种子》所透露的一些大胆的想法,不仅为科幻小说有关地外文明和外星人的题材,提供了权威的科学依据和哲学思考,同时也深刻地说明,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也促使科学家对于宇宙奥秘和大千世界的思考更加深化,更加富有创意。这是十分可喜的现象。

  科学家的使命不是重复前人的知识积累,而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去突破、推翻、创新,从而实现科学的发现。

  正是如此,以人类近代自然科学的诞生不过200来年的历史,面对迄今己46亿年的地球历史和宇宙大爆炸已150多亿年的现实,任何时候都不能轻率地认为人类掌握了终极真理,更不能对一切未解的自然之谜采取简单的否定。要做到这一点,科学家必须不断突破传统观念的束缚,敢于幻想。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的历史证明,大胆地想象,小心地求证,是科学家最宝贵的品质。

  由此,我们是否可以引伸出这样的结论:关于地外文明和外星人的话题,同样是需要认真思考、需要认真下功夫开展研究的一个科学课题。

上一篇:吃得科学 吃出健康
下一篇:上网行为管理的是与非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