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0726_834203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世界遗产》

《世界遗产》

开博时间:2017-09-29 13:54:00

《世界遗产》杂志是中国唯一一本图文并茂对全球世界遗产事务进行全方位深度报道的专业性科技期刊。

文章数

【故事二】资本的纠结 ——成都江南馆街唐宋街道遗址

2018-07-26 11:09:00


↑江南馆街唐宋古街遗址展示设计方案一:通过地景建筑的方式,使遗址展示建筑与商业建筑入口空间设计完美融合,观众可从廊道两侧及下方观看遗址,展示馆顶部则成为商业建筑入口广场的嬉戏场地。

同样在成都,却有着不一样的故事。

这一次的主角是与观赏性很强的金沙遗址有很大不同的唐宋时期的古街道遗址。古街道的砖石很不起眼,为何又这么重要?从普遍意义上来讲,我国历史上一直是土木结构建筑,而非西方的砖石建筑传统,因而能留存下来的建筑基本是明清以后的遗存,早期的很少。即便是10世纪晚唐的建筑,在全国范围内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座,大多数则荡然无存,唯有建筑基础成为考古遗址保留下来。因而这些普通人很难看懂的夯土台基、砖石道路非常重要,是唯一能够让我们了解古代城市格局、建筑规模的实物。其二,成都在唐代是非常重要的城市,所谓“扬一益二”(成都,唐为益州)是说,当时的政治中心是长安、洛阳,而经济中心则是扬州、益州。然而现在的成都,由于城市的发展,已经是古迹难寻,成都在唐代的繁华,几乎是被遗忘的传说。因而2007年,当位于商业中心春熙路附近的江南馆街遗址一经发现,即引起广泛的关注。特别是其砖拱券结构、将近一人高的地下排水道,更让人讶异于唐代城市建设的标准之高,设施之完备、科学。


↑设计方案二:在地产公司的一再要求下,遗址通过广场玻璃铺地被展示出来,城市表达文化个性的机会很遗憾地丧失了。

一时间,全国泰斗级的专家学者都纷纷前往成都,力保这一规模上不到2000平方米的遗址能够完整保存。前有金沙的成功经验,市政府的态度亦非常正面。当时已拍得该商业地块的地产公司也表现得极为配合。然而意料之外的是,“5·12”大地震发生了,成都土地价格大幅2 下跌。地产公司对于这个总地价达到80亿的地王项目表现出更多的犹疑。对于依靠土地经济的地方政府,特别是地震之后财政收入捉襟见肘,这笔收入变得极其重要。“保住江南馆街地产项目,就是对抗震救灾最大的支持。”对于这样的决策,文物专家、建筑师们无奈但又只能理解并接受。毕竟,遗址还是保了下来,只是保护范围略有减少、展示馆形象被改变而已,相较于长沙古城墙、镇江古粮仓的命运,已经是非常幸运了。

但是,中规中矩的保护就可以算是成功吗?展示馆的建筑形象从彰显自身变成默默无闻。地产公司的不干扰商业动线、建筑入口“风水”不被破坏成了最主要的诉求,因而遗址成了广场上一块普通的玻璃板,甚至很多人都不会发现它的存在。我们希望的是遗址与城市的对话,不卑不亢,不盲目,不委屈,这是今人对历史的尊重,这样的尊重体现了我们的修养与品味。我们期望留给后代一个有创造力、有智慧的形象,即便在一两千年后,我们今天的建筑作为遗址被发现,未来的人们都会看到21世纪的中国人有思想、有审美。然而,这样的理想在资本的力量面前常常只能是遗憾。

本文来自《世界遗产》

上一篇:【故事三】叙事的主体究竟是谁——广州南越国宫署遗址
下一篇:【故事一】审慎而远见的抉择——成都金沙遗址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