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1228_903697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世界遗产》

《世界遗产》

开博时间:2017-09-29 13:54:00

《世界遗产》杂志是中国唯一一本图文并茂对全球世界遗产事务进行全方位深度报道的专业性科技期刊。

文章数

邂逅澳洲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2018-12-28 21:47:00

一块1770年才被欧洲人正式发现的青涩大陆,却承载着地球上最古老的生命印记。一块与世隔绝5000多万年的孤独大陆,却拥抱了来此避难的珍稀动物。一块千里无人烟的荒凉大陆,却栖息着非洲之外最古老的现代人祖先。

鲨鱼湾遗产地:最早生命的“秀场”

地球最早的生命景象会是什么模样?鲨鱼湾告诉我们答案。

↑ 鲨鱼湾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海床。图为游客喂海豚。

蓝藻与叠层石

鲨鱼湾位于澳大利亚大陆最西端,面对广阔的印度洋,白色的海滩南北方向绵延千里。俯身抓起一把海滩“沙子”,我们会发现,与绝大多数由细沙组成的海滩不同,鲨鱼湾的海滩竟然是由破碎的贝壳组成的。如此独特的海滩与构成鲨鱼湾遗产地的半岛、岛屿和弧形的海湾一起,构成了一幅明丽的自然风光长卷。

鲨鱼湾的陆地部分其实是一个盆地,一个巨大的“晒盐场”,这些水域里的盐度甚至达到海水平均盐度的两倍。如此高盐度的水域似乎是生命的禁区,但对于地球上最早的生命形式——蓝藻来说,却是难得的天堂。鲨鱼湾区域的哈梅林潭即是高盐度水域,与外界开放的大洋并不联通。哈梅林潭的浅水中,星罗棋布地散落着如同石墩、石柱一样的奇怪物体,这就是让所有生物学家为之神魂颠倒的叠层石,地球最早的生命——蓝藻所形成的特殊结构。

蓝藻是地球上最早出现的一批生物,至少在距今35亿年前,它们就大量繁盛在当时地球的浅海附近。大量的蓝藻聚集在一起生活,会分泌出有黏性的胶质,胶质会粘结周围的沉积物比如沙子,和蓝藻一起,形成平坦的含藻沉积层,并逐渐硬化。然后,新的蓝藻在沉积层之上继续生长,并形成新的含藻沉积层,叠加在过去的沉积层之上,最后形成我们今天在哈梅林潭中看到的叠层石。由于蓝藻生长十分缓慢,因此叠层石的“生长”也异常缓慢,正常情况下,每年的形成层不足1毫米。这正是35亿年前地球那段久远的岁月中上演的生命剧目。

今天人们可以通过木栈道到达哈梅林潭边,近距离观察叠层石的风采,但是管理者不允许游客与叠层石有更“亲密的接触”,因为这种沉积结构很脆弱,外界环境的轻微变化就使之遭到破坏,想一想叠层石形成的漫长与艰难,我们就可以体会,一旦被破坏,损失几乎就是永久性的。

海洋生物的天堂

鲨鱼湾的海岸线之外,生命又演绎了另一个剧本。乌拉麦海草沙洲面积达10万多公顷,由水生植物组成,与海岸线相连,向浅海外延伸而去。鲨鱼湾是温带与热带的交界区域,浅海的半咸水和咸水环境成为海草生长的绝佳场所,这里是全球海草种类最多的地区之一,有的区域海草多达12种。

↑ 宁格罗海岸的珊瑚礁拥有超过300种珊瑚种类

茂密的海草沙洲自然成为海洋生物的天堂,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儒艮,俗称美人鱼。鲨鱼湾的浅海海草是全球重要的儒艮栖息地,数量高达1.1万头。此外,这里还生活着大量的宽吻海豚。既然名为鲨鱼湾,鲨鱼以及鹞鱼在这里也是司空见惯。

鲨鱼湾的陆地部分恰好位于西澳两个主要的植物地理省的过渡地带,因此这里既包括一些热带物种,也包含一些温带物种,其中不乏一些全球濒危的动物比如某些袋鼠。

澳洲西海岸的鲨鱼湾与大堡礁一样,都是世界自然遗产的“全垒打”遗产地,即满足全部四项价值标准。而从生命史的角度看,鲨鱼湾甚至还高过大堡礁。

宁格罗海岸遗产地:众生狂欢的舞台

另一处世界自然遗产——宁格罗海岸同样包含了海洋区域和陆地区域。在海洋区域,宁格罗海岸的珊瑚礁取代了鲨鱼湾的海草沙洲,潜入水中,如果不仔细分辨,人们会误以为这里是大堡礁。

↑ 宁格罗海岸线逾200公里

宁格罗珊瑚礁包括了超过300种珊瑚种类,众多的珊瑚虫生长并繁盛,给其他海洋动物提供了丰富的美餐。生物学家在宁格罗珊瑚礁里找到了大约700多种珊瑚礁鱼类, 650种软体动物,以及约600种甲壳类生物。伴随在珊瑚左右的,还有超过1000种的海洋藻类和多达155种的海绵动物,以及许多独特的棘皮动物。

宁格罗珊瑚礁的生物多样性令人叹为观止。尾随这些生物而至的,则是海洋中凶猛的鲸鲨,陪伴它们的还有其他的鱼类和海洋哺乳类动物。毫无疑问,这里的珊瑚虫吸引了各种以珊瑚虫为食的动物,这些动物又吸引了掠食性的鲸鲨聚集此地。在3月的珊瑚产卵季节,每个夜晚,各种珊瑚虫会猛然释放无数个明亮而鲜艳的卵,刹那间海洋中似乎在进行一场盛大的焰火表演。此后,各种海洋小生物涌来进食,海洋中似乎在举办一场嘉年华。再后来,巨大的鲸鲨出场,这些十几米长的残暴生物把欢乐的盛会变成自己的饕餮盛宴。

在陆地区域,宁格罗海岸广泛发育的灰岩地貌经过流水的冲蚀,毗邻海岸外的珊瑚礁,形成了洞穴穿插的喀斯特地貌,给各种动物提供了一处独特的栖息环境。这里是澳大利亚洞穴动物群中多样性最丰富的地点,孑遗的雨林动物和小型水生无脊椎动物甚至共处同一洞穴。

许多在全球其他地方难以生存的生灵,在宁格罗海岸找到了它们的避难天堂。

非洲之外的最早家园

非洲之外最古老的现代智人在哪里?这个问题的答案令许多人大跌眼镜,澳洲的土著人的古老程度竟然超过了靠近非洲的欧洲和亚洲。

听上去这有些匪夷所思,但却是古人类研究和考古研究的事实。从基因上看,澳洲原住民是除非洲原住民外最古老的智人种类。从考古学上看,澳洲东南部的蒙戈湖发现了非洲之外最古老的现代智人遗址,让欧洲和亚洲的现代智人遗址相形见绌。

早在5万年前,现代智人如何来到澳洲?也许我们要站在那个时候的地球面貌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在距今五六万年前,地球处在寒冷的冰期,海平面比现在要低,因此今天组成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万千岛屿,在当时全都连成一片,组成了一块规模不小的大陆。从非洲东海岸划着木筏出发的现代智人,可以顺着印度洋海岸线水陆并进,轻松到达今天印度尼西亚的位置。

接下来,现代智人就要面对最后一段旅程,跨越环绕澳洲的深海,抵达这块陌生的大陆。这也许是他们从非洲出发以来最难走的一段海路了,汹涌的风浪、炽热的太阳以及变幻莫测的暴风雨,都可能会让寄命于简陋木筏的人命丧大海。

当时澳洲北部海域的海平面比今天足足低了100米左右,因此隔海相望的帝汶岛与澳洲大陆之间的距离,实际上缩短到了150公里左右。这段距离并不算遥远,当时生活在帝汶岛的现代智人只要鼓足勇气出海探索,他们就有可能发现澳洲。

在澳洲北部,考古学家找到了古人类加工的赭石,用来制作在岩石上作画的颜料。最早加工的赭石可以追溯到距今6万年前。这个考古发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信息,也许距今6万年前,现代智人就跨海来到了澳洲北部。在澳洲北部原住民的传说中,有一个“创造之母”的形象,她来自于海岸的对面,原住民所有的礼仪和文化,都是由她制定的。

古老的传说里隐含了真实历史的印记,在北领地的卡卡度,一处自然与文化双遗产之地,澳洲原住民几万年来的岩画作品叠加在巨大的石壁上,好似巨大的无字天书,等待后人翻阅和破译。

本文来自《世界遗产》

上一篇:【他山之石】 持续给予国家的礼物:美国国家公园的管理经验
下一篇:苏州城的水故事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