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0328_911740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世界遗产》

《世界遗产》

开博时间:2017-09-29 13:54:00

《世界遗产》杂志是中国唯一一本图文并茂对全球世界遗产事务进行全方位深度报道的专业性科技期刊。

文章数

保护家园 全球在行动

2019-03-28 22:05:00

北美洲

  黄石国家公园·世界自然遗产·1978

  引狼入园,恢复生态平衡

  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边,有一个开巴普大草原,草原上有很多鹿,这里虽然水草肥美,但野鹿的数量总在4000只上下,草长得再好也增加不多。人们发现,草原上由于生活着鹿的天敌——狼,使鹿的数量无法增加。于是,从1907年开始,人们开始驱除或射杀大量狼群。10年后,狼群没有了,野鹿的数量开始急剧增加到10万只。

  两年后的冬季,因为缺乏食物,6万只鹿在冬季被饿死。到20世纪40年代,鹿的数量减少到1万只。尽管鹿的数量减少了,但是草原生态在此后很多年都恢复不过来。因为过去鹿的爆炸性发展给草原植被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不少地方已经长不出草来。

  美国黄石国家公园也面临了相同的际遇,60多年以前,美国黄石公园驱除射杀了公园内的大量狼群。结果公园内很多幼树被大批食草性动物啃食难以存活。

  1995年和1996年,黄石公园分别引进了14只和17只灰狼,希望以“大自然食物链”的方式,来达到控制动物数量平衡的目的。狼踪现身后,驯鹿的数量开始下降,白杨树也开始茁壮成长。狼群目前已繁衍了170只以上。黄石公园“引狼”成功引起了美国其他各州的关注,现在美国有十几个州正在考虑推行狼的引入和恢复计划。 

  点评:

  这个故事在近代非常有名,它反映了人类在自然生态系统平衡问题上的一次顿悟。在这个故事中,由于生态系统中顶级物种狼的缺失,导致了食草动物鹿的过度增长,从而造成草原生态系统毁灭性的破坏。最后通过灰狼的引入使鹿种群得到了自然调控,也使草原和森林植被得到了恢复。

  在自然生态系统中,物种之间相互依赖,相互约束,在漫长的演化中形成了微妙的平衡。人为增加或减少某一或某些物种,都可能会对物种之间的相互约束造成破坏,进而导致整个生态系统的破坏甚至崩溃。因此人们应该关注自然生态系统中物种之间的互相关系和种类组成的完整性。 

东南亚

  婆罗洲岛姆鲁山国家公园·世界自然遗产·2000

  跨国界保护:红毛猩猩数量回升

  2008年,位于印尼西加里曼丹省的Betung Kerihun国家公园与位于马来西亚沙捞越州的Lanjak Entimau野生生物保护区达成了一项合作。两国联合设立跨国界的Betung Kerihun-Lanjak Entimau保护地。保护两国交界处的雨林和生物多样性。红毛猩猩就是其中一种最受关注的动物。

  红毛猩猩是一种温驯、聪明有趣、喜恶作剧的动物。它们喜欢在树上吊荡,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大部分红毛猩猩都同自己的妈妈一块儿生活长达8的时间。世界第三大岛——婆罗洲岛为这种珍稀的灵长类动物提供了世代家园和丰富的食物。

  近年来,连连攀升的国际油价使得棕榈油等食用油和化妆品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当地不断开垦数百万公顷林地来种植棕榈树,使得森林面积不断减少,动物的栖息地被破坏,红毛猩猩生存也受到挑战。婆罗洲全岛野生红猩猩在过去的60年中数量减少了一半。2004年它们的数量是3.13万只。

  在跨国界保护区,两个国家公园特别注意了当地居民的生计来源以及他们如何参与跨国界保护并从中受益。两个公园联合开展了生态旅游,用以促进文化、自然、探险等交流活动;此外还发展缓冲区内的特定资源,用以补充社区居民的收入,比如Lanjak Entimau野生生物保护区在当地社区在缓冲区改良种植土特产水果,并引种养殖经济鱼类。让社区成员积极参与管理会使他们得到归属感,从而在保护地工作上促进双方友好关系,加强管理合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地居民对保护工作的阻力也得到改变。一些当地居民已主动要求当局将其原住民森林划归到未来的保护地与国家公园规划范围内。

  跨国界的努力有效调节了环境的压力,婆罗洲岛上红毛猩猩的数量现在保持在4万只左右。

澳洲

  大堡礁国家公园·世界自然遗产·1981 

  严格禁渔:大堡礁水族复苏 

  1770年,英国探险者詹姆斯· 库克驾驶"奋斗"号环球考察,某天,当他率队在今天昆士兰一带的近海中探索时,忽然听到了木板蹭到岩石的咯吱声,他当然想不到,自己的船已驶入了地球上最庞大的活体构造之中——超过2.6万平方公里形状各异的珊瑚礁,时断时续地绵延过2300公里长的海域。

  库克为这里起名大堡礁”,大堡礁位于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昆士兰州,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景色最美的珊瑚礁群。这些珊瑚群只是由直径只有几毫米的腔肠动物珊瑚虫构成的。这些珊瑚虫构筑了整个环境,约有5000种软体动物,1800种鱼,125种鲨,还有数不清的微小生物在大堡礁的珊瑚群栖息地生活。

  在欧洲人触礁之前,澳洲土著已在这片区域生活了数千年。珊瑚礁是当地文化的重要部分,现代文明让大堡礁面临了挑战。

  如今世界气候的变化速度太快,对珊瑚礁太多打击。气温上升、阳光中的紫外线增强,会促使珊瑚发生白化”反应:珊瑚细胞中的彩色藻类产生了毒性,被排斥出去,使作为寄主的珊瑚变作白骨般的颜色。然后丰茂的海草也许会使光秃秃的珊瑚窒息而死。

  澳大利亚人不会坐视大堡礁毁掉,已掀起全国范围内的呼声。传统上,商业渔船可以在礁盘周边沿线作业,但随着大捕捞量引来越来越多的忧虑,澳大利亚政府于2004年从这片海域中策略性地选取三分之一,规定为严格的禁渔区——连消闲垂钓也不准。结果,水族复苏的规模和速度都超出了预期,例如,在禁渔令发布两年后,在珊瑚间活动的鳟鱼数量多了一倍。 

  点评:

  目前,全球海洋生态系统是一个最被人忽略,又缺乏有效保护的生态区域。

  澳大利亚对大堡礁的保护恢复是一个成功的典范。尽管它当时也面临了过度捕渔、海岸带开发与污染、气候变化等的威胁。澳大利亚政府通过有效禁渔取得了明显成效,这是个很值得我们借鉴学习的成功范例。 

欧洲

  多尼亚纳国家公园·世界自然遗产·1994 

  创新管理,湿地公园庇佑50万只鸟儿 

  20世纪50年代后期,在已经几乎完全被人为活动改变的欧洲发现了多尼亚纳天堂后,一群自然主义者领导了在西班牙西南部购买近一万公顷土地的行动,他们在1963年购买了那块土地,1969年西班牙政府把多尼亚纳设立为国家公园。

  现在,位于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自治区的多尼亚纳国家公园是欧洲最大的湿地之一。公园以生物的物种多样性著称。这里也是地中海地区最大的鸟类蛋孵化地之一,每年冬季有50万只水禽在这里越冬。

  1990年,与多尼亚纳保护区毗邻的马塔拉斯卡尼亚斯住宅地的扩建计划一经传出,经济界和环境保护团体间的对立立刻就变得尖锐起来,环境保护团体以激烈的言辞披露经济开发对公园内低洼湿地的毁坏。在20世纪60年代,参与设立世界自然保护基金的生态学家们以一种权威性的方式,参与了多尼亚纳多家公园的创立,终于成功制定了目的在于保护该自然公园的非常严格的规定,今天,要访问那里,必须在数月前就进行预约,而且只接受团队访问。

  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由于旅游开发的需要,当地在公园周边建设了游览区,公园环境受到威胁,幸运的是,由于环境保护主义者的不懈努力,这种过度开发得到了有效遏制。

  多尼亚纳国家公园由于其面临的争议和采取的创新性管理办法,在整个欧洲都很出名。 

  点评:

  自然保护的途径和方法是多种多样的,西班牙多尼亚纳国家公园就是一个成功的典范。这个公园在欧洲的知名度很高。

  多尼亚纳国家公园最初由私人购买土地进行保护,后来成为国家公园并成为国际重要湿地和世界遗产地,这个故事启示我们:自然保护需要多方参与,我们也应该鼓励社会上的各种力量:个人、企业、社会团体、国际组织共同参与到保护行动中来。 

点评专家:朱春全博士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驻华代表 

曾任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北京代表处项目实施总监

森林管理委员会(FSC)中国工作组理事长。

主要从事生态学、气候变化适应、森林可持续经营、保护区规划与管理、湿地保护与恢复,生态系统管理、流域综合管理和社区发展等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发展领域的研究、机构发展和项目管理。

  本文来自《世界遗产》

上一篇:裸露的历史,隐匿的辉煌 ——看得到与看不到的印度
下一篇:东方明珠——槟城乔治市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