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食品与生活》

《食品与生活》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联合会、上海市餐饮烹饪行业协会、上海市食品学会、上海药膳协会协办,是面向家庭的...

文章数

南货店 时时念念

2014-01-20 21:53:51

南货店  时时念念

 

快过年了,爸爸老早就在家里朝北的阳台上挂上了风鳗、酱油肉、青鱼、风鸡等上海人家过年必需的传统食材,鱼翅、干贝、花胶、花菇等也从一个个罐头里揭盖放风。这时节,中国人只分两种:重视过年的和不重视过年的,我家大概属于前者。

爸爸祖籍宁波,妈妈祖籍杭州,地缘接近, 从小生活在上海黄浦区同一个弄堂网络,两家人口味相近,属志同味合型。与爱逛商厦一样,外表尚且时尚的我从小喜逛南货店。如今互联网发达,点点鼠标即可买到干鲜食材,而我却依然对老旧到有点固执的实体店情有独钟。它们在驳杂中透出单纯的味道,指向五味铺陈的居家造。

25685

南货通常指南方所产的食物,与北货相对, 多为耐储存的干货,亦有糕点和糖果。似乎没有专门的北货店,北方盛产的柿饼、黑木耳、红枣等均在南货店出售。海味算南货的一个重要分支,多产自南方沿海。以前没有超市,大到逢年过节、民间祭祀,小到人情交际、日常饮食等都得与南货店打交道。做南货生意的,以苏南、宁绍、闽粤等富庶地区人士为主。北方有无“南货店”的称呼我不得而知,倒是糕饼店不少,大多热烈直白,不似南货店曲径通幽。记得开封市中心“包耀记”的一口酥绵软细腻,甜中带咸, 有点委婉的江南意思。

上海南货店,绍帮的“邵万生”镇店之宝是四时糟醉,春天的银蚶、夏天的糟鱼、秋日的醉蟹和冬季的糟鸡十分畅销。因离南京路仅七八分钟路程,酷暑天,无论晚饭吃什么小菜,外婆在接近尾声时总爱拿出“邵万生”的黄泥螺瓶子, 挑出几颗来放在小碗里,倒点里面浸着的绍酒, 一顿饭就圆满了。她说“邵万生”的黄泥螺来自沈家门,肉厚鲜润,非鸡毛小店可比。她还常嘱爸爸给她买苏州老字号“采芝斋”的虾籽鲞鱼, 该店的虾籽密集灵透,鲞鱼咸鲜中带着细洁的甜,与之相比,别家的真是粗蠢笨拙了。而买火腿,外婆喜欢去宁波人开的“三阳”南货店,品相好,干净紧凑,稍微小贵,可送人体面。若是自食,也必须是“三阳”或“万有全”的,买了别家的, 万一味道不正就因小失大了,“大不算、小尖钻” 向来不是老上海人的做派。自己吃当然要请南货店师傅斩开,上方、中方、下方、脚爪,师傅切得规整漂亮,按部位入食品袋。苏州许多老字号南货店的宝货,像“稻香村”的鸭胗干,“孙春阳” 的熏鱼子,也都是外婆时时念念的毕生大爱。

25684

“立丰”是广帮南货的佼佼者,它的五香牛肉干能甩其他牌子几条马路。以前南京西路有家立丰专卖店门庭若市,不晓得现在还有没有。我常在与家毗邻的西区老大房买零称的立丰牛肉干,虽说超市都有卖,可总不比南货店新鲜有趣。顶着大波浪头、穿白大褂的上海阿姨拿出两个透明大口袋,一袋是五香味的,每粒银色锡纸小包装,一袋是咖喱味的,绛黄锡纸包装,发我一把铲子,自己动手舀。我揣在包里边走边吃, 其实也吃不了几颗,却总觉得能穿越回小时候。说到西区老大房,它的咸蹄已无法入口,可鱼露咸草鸡却还算可口的下饭小菜。儿子亦是立丰牛肉干的粉丝,大概口味会遗传。

每年赴香港探亲,到港第一天,爸妈总是先逛上环的海味街。那一带以某某行命名的海味铺子少说有上百间,空气里飘浮着腥涩稠厚的气味。每间铺子螺蛳壳里做道场,利用每寸立面恣意汪洋地展示着自家好货。讨价还价后, 168 港元能买到500 克上好的开洋,128 港元能买到500 克肥厚花菇。香港是移民城市,广东人和上海人最多,他们嗜食海味,春节年菜海味尤其不能断档。



上一篇:食品包装那些事儿
下一篇:保健品不是药,不能治病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