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我们爱科学》

《我们爱科学》

开博时间:2016-11-21 21:28:00

《我们爱科学》杂志创刊于1960年,是我国最早创刊的少儿科普期刊,也是唯一一家国家级少儿科普期刊。由...

文章数

战争,在计算机里打响

2009-12-21 21:56:54

  每天,当我们打开计算机的时候,一场看不见的战争打响了……

  病毒的自诉

  计算机又中病毒啦!速度越来越慢,文件莫名其妙丢失,账号和密码还被盗了……

  嘿嘿,这些事情,都是我,计算机病毒干的。

  你也许想不到,我的年龄很大哦,早在20世纪70年代,我就已经诞生了。不过,那时候的我,本领不大,只是人们用来开开玩笑的“玩具”而已。但仅仅过了大约10年,我变了,变得越来越恐怖,让许多人谈“毒”色变。

  我的改变,都怪第一个在互联网上肆虐的病毒——“蠕虫”病毒。

  唉,说起来,“蠕虫”也很冤,它本来并不是病毒。当初它来到互联网上,只是想统计一下有多少电脑连接在网上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蠕虫”体内有一个设计缺陷,导致它不断“分身”。它控制不住自己,越来越多的“分身”挤满了网络,让网络变成了一条堵车的高速公路,甚至瘫痪。

  看到这种情况,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有了灵感,他们开始专门设计病毒,用来破坏他人的电脑,盗取他人的账号密码,从而使病毒家族的成员越来越多,破坏性越来越强。

  为什么我这么恐怖?那是因为我有许多与众不同的“爱好”和本领。

  比如,我会分身术: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变成四个,眨眼之间,我就变出了成百上千个分身。然后,我的一些分身就通过U盘、互联网等四处传播。

  我还喜欢在计算机里搞破坏:修改其他软件,或者给人们的工作成果动动手脚;把别人计算机里的一举一动都记录下来,发送给我的制造者;最厉害的是,有时候我会破坏计算机的硬件!怎么样,很可怕吧?

  杀毒软件的自述

  大家好,我是杀毒软件,我是为了追杀计算机病毒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计算机病毒太可恨了!我们两个已经打了20多年的仗,彼此有胜有负。

  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比较轻松。那时候病毒少,我知道每一个病毒长什么样子。我在计算机里巡逻,一旦发现病毒,立刻将它逮捕归案。

  但很快,病毒变得更聪明了。它们学会了孙悟空的“七十二变”,能够不断变化,变得让我都认不出来了。这时候,我的老办法已不管用了,怎么办?很快,我想到了一个新办法,那就是给计算机里的每个文件分配一个“身份证”。每次巡逻,我都会检查文件的“身份证”,只要文件的“身份证”不对,我就知道,病毒又来作案了,这时我就会将这个文件关进“监狱”。

  但是现在,这种方法也不好用了。有些病毒找到了我的弱点,它们的动作比我快,有时候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被关起来的反而是我自己……真丢脸呀!

  我赶紧学了一个新招数,叫做“主动防御”。现在我会记住计算机里的每一个软件都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当我发现有的软件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的时候,我就立刻把它隔离起来进行审查。

  有的病毒专门偷取账号和密码,于是,我又多了一项工作,那就是保护用户的账号和密码。我会给账号和密码加一把“锁”,只有正确的软件才能打开这把“锁”,而病毒想盗取账号密码的时候,我就会发出警告,拒不开“锁”。

  在病毒和杀毒软件的战争中,双方都变得越来越强大,以后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说不准会出现电影《黑客帝国》里的场景呢……

上一篇:身边的科学 脚丫也要穿衣裳
下一篇:变色龙为啥换“衣裳”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