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0816_848160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心理与健康》

《心理与健康》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帮你了解心理知识,浏览心理世界,拨开心理迷雾,树立心理淤积,预防心理疾病提高心理素质,促进心理健康。

文章数

准备好自己—萨提亚督导案例

2018-08-16 23:51:00

  这是一次20人的萨提亚模式团体个案督导,其中有一大半咨询师我不认识,所以坐在被督导者的位置上时,心中有些小紧张。督导师待大家安静下来后,询问了团体中每一位成员今天来到这里的期待,简单与大家做了联接,督导就正式开始了。

  督导师请我向大家简单介绍了个案的情况,然后让我在白板纸上画下了个案的家庭图。我提出了自己希望督导的两个问题:1. 初次见面时,自己对是否接此个案的处理是否妥当;2. 咨询时感觉总是在问题层面讨论,很难做到体验性,深入到自我层面。

  我先向大家讲述了第一个问题的背景。每次与个案第一次会谈前,我都会提前浏览个案在预约时填写的个人信息,我看到表格中写着她希望找一个已婚的或者婚姻咨询经验丰富的咨询师。看到这一条时,我的内心有一丝波动,这个来访者的年龄比我大几岁,虽然我现在是已婚状态,但结婚时间不长,自己的个案量虽然不少,但由于一直在高校做咨询,所以涉及婚姻咨询的案例并不多。我感觉自己对这个个案不是很有把握,有一些不自信。我带着这样的心情坐在咨询室中。

  来访者是个30岁的女性,衣着朴素大方。她坐下来后,我先与她简单地交谈了一下,在问及对咨询设置和相关方面还有什么需要了解时,来访者问我是否已经结婚。虽然已经做了一些心理准备,但当时内心还是有一些紧张,我回答她自己已经结婚两年多了,但由于一直在高校工作,所以接触的婚姻咨询并不是很多。我表示理解她的顾虑,并且将是否继续咨询的选择权交给她。来访者还是择相信我,并且在第一次咨询结束后,还是选择继续跟我一起就她的个人议题进行工作。我的第一个督导问题是,面对这样的情况,我说明现状并把选择权交给来访者,这样的处理是否妥当?

  督导师听完我的叙述,问我:“当你让来访者选择的时候,你觉得谁来对咨询结果负责?”我感觉督导师一句话点明了我的状态。确实,反思了一下,我这个举动,看似尊重来访者的选择,但实际上是把咨询效果的责任交给了来访者。咨询是咨询师和来访者一起向前走的过程,而我在这个时候直接放弃了我这一半选择的权利。随后,督导师又问到:“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的内心发生了什么?”我述说了自己内心的不自信,以及将选择交给来访者之后内心的一丝轻松。督导师邀请在场的几位老师分别扮演我和我内心的几部分,用一个沉重的大包代表来访者带来的难题,大家一起用雕塑的形式呈现出初次见面时我与来访者的状态。画面中,来访者一手拿着一个很大的“难题”,另一只手臂端在胸前用超理智的应对姿态站在“我”面前,“我”端着双臂用超理智的姿态应对她,在“我”的身后,站着我对自己和来访者的指责、对咨询效果的担心、对自己能够做好的期待,以及获得认可的渴望,在最后面,自我的部分很低很低地蹲在地上,显得很无力。督导师问我:你看到了什么?这个画面对我有很强的冲击,我看到自己的内心跟来访者这个人中间隔着很多自己内在的东西,这样的状态无形中也给来访者带来压力,所以来访者也戴着层层盔甲。整个咨询过程中,我没能跟来访者这个人真实地相遇,换句话说,虽然咨询最终进行了九次,但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建立真实良好的咨访关系,这也是导致了咨询一直没能够深入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把自己的发现分享给了大家。

  督导师又邀请了一位在座的老师扮演我内在“接纳”的部分,让她加入雕塑的画面,伸出手去接纳我内在的各个部分。随着她的加入,扮演超理智的老师放下了高高抬在胸前的手臂,扮演指责的老师放下了已经酸痛的胳膊,扮演期待和渴望以及自我的老师们站了起来,大家伸出双手,摆出一致性的姿态。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内心也随着大家一起,开始体验着接纳自己的感觉,感到平静了很多。

  接下来,督导师用大概三十分钟的时间,帮助我对小时候的一个情结做了一些体验式的梳理,我能够感受到经历这个过程后,自我价值感增加了一些。随后,督导师问我:现在再去看那个来访者,你感觉到什么?我惊奇地发现,当我自己内在和谐,再去看那个拎着难题的来访者时,心中不再像之前充满担心、焦虑不安,而是自然而然地生出对她的关爱之情,同时,也看到了来访者身上更多的资源!此时,我感觉自己真正与来访者在人与人的层面上有了联接。

  从体验里发现自己成长中重要的议题,并且意识到它对咨询过程的重要影响,是我此次最大的收获。团体督导体验的过程中其实时常会跳出来,但督导师耐心细致地慢慢引导让我一点点去感受,确实能够慢慢联结到小时候的感受。拨除挡在自己与来访者之间的“担忧”和“期待”后,与来访者在人的层面联接时,自然而然的欣赏和关爱也让我印象深刻。

  参加此次团体督导的老师们分享了自己在此次督导的收获,在征求大家同意后,摘录几段:

  今天最大的收获还是在体验感,在咨询过程中如何尽可能做到关注案主,而不只是案主事件。如何与案主同在,和案主一起体验各种情绪,抛开咨询师的各种期待,真是一个很大的功课!

  做为今天“超理智”部分的扮演者,我的理解是代表咨询师习惯的一种应对模式,也可以理解为一种防御机制,用来证明“我够好”,扮演这个角色的体验是“累!死!啦!”直到有另一个扮演内在自我接纳的角色站在我旁边伸出接纳的双手,我才放下强撑着的胳膊,浑身舒坦!

  收获最大的是以前督导的时候会急于赶快分析来访者,或者觉得了解来访者最重要,却忽视了其实也要关注咨询师自己的状态。一开始还有点不太适应对咨询师自身议题的分析,感觉这看似不必要,后面才慢慢发现,这是一个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对自我有更多接纳和理解,才会更好地更稳定地坐在来访者面前。期待之后体验到更多元更灵活的萨提亚模式。

本文来自《心理与健康》

上一篇:《心理与健康》的介绍
下一篇:重回“云端”
©2011-2018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