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0920_925954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心理与健康》

《心理与健康》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帮你了解心理知识,浏览心理世界,拨开心理迷雾,树立心理淤积,预防心理疾病提高心理素质,促进心理健康。

文章数
分享到:

她在考试中途离场而去

2019-09-20 22:01:00

  月考的第二场考试是数学。

  试还没有考到一半,小彤就交了卷从考场里走了出来。监考老师看她的状态不是很好,赶紧电话联系她的班主任崔老师。

  崔老师把小彤带到办公室。一到办公室,小彤的眼泪就奔涌而出,继而趴在崔老师的办公桌上嚎啕大哭。

  “老师,我真的不行了,我没有办法参加考试。我想集中注意力,可就是集中不了。一想到她各方面都比我好,我心里就特别难受……”小彤边哭边说。

  崔老师没有料到平常笑眯眯的小彤会有如此强烈的内心冲突,她迅即安抚小彤,并做小彤的思想工作。小彤在听了崔老师的劝慰之后,参加了下一场的考试。然而,她依然没有能把下一场考试坚持下来。崔老师很关心小彤,又找她谈话。可在谈了两次之后,她发现自己帮不了小彤,小彤极有可能有很严重的心理问题。于是,她打电话给我,委托我为小彤做心理辅导。

  在学校的心理辅导室里,我倾听到了小彤上高中之后的心路历程。

  在初中时,小彤成绩很好,是老师心目中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后来,她顺利考入我校—当地最好的重点高中。高一时,小彤的成绩在班上一直稳定在前三名。她对这个成绩很满意,因此在高一时也很自信。然而,上了高二之后,情况发生了新变化。小彤所在的高二年级,在开学后不久组织了一场文科班学生参加的考试。考试的目的是为了从200多名文科生中选拔出45名学生组成一个强化班。小彤考进了这个强化班,而且成绩还不错,在班上排第十八名。

  新的班级一成立,崔老师就调整了座位。她给小彤安排的同桌是这次考试中班级排名第二的女生。小彤心想,有这么一个成绩好的同桌,以后有问题就可以多向她请教了。起初的想法虽好,但是后来的情况却是小彤没有预料到的:她发现自己处处赶不上这个新同桌。

  新同桌上课注意力非常集中,一节课能从开始到结束都跟随老师的思路走;课后做题速度快,且准确率很高。一看到同桌上课专注的样子,小彤就会不自觉地拿自己和同桌比较,当发现自己做不到同桌那么好时,就不断地责备自己,怪自己做得不好。

  还有一件更让小彤难以接受的事是,这个同桌投在学习上的时间并没有小彤多,但是三次考试下来,都能把小彤甩下了一大截。看着自己可怜的成绩,小彤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投入的时间比她多,成绩就是没有她好呢?除了成绩好,同桌性格也好,不仅班上有很多同学喜欢她,连有些任课老师也表现出对她的赞赏。这又让小彤深感不如。

  小彤无法再忍受和这么优秀的同桌坐在一起了,她跟崔老师提出换座位。崔老师答应了她的要求。小彤坐到了班级的最后一排。她原本期望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改变自己的窘境,但显然没有达到目的:她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前同桌;然后又止不住地把她和自己做比较,越比较越自卑,越觉得自己不如她,觉得自己再努力也没有用。

  我问她,是不是经常把自己和前同桌做比较?她点了点头,说她不但会把自己和同桌比,还会和别人比。跟人家比,自己好的话,会很自信;和人家比,自己不好的话,会很自卑。而这个同桌,是所有比较的对象当中,让她最自卑的。

  我想了想,问了她一句话:可以不和她做比较吗?小彤叹了口气,说做不到,因为她已经习惯于把自己和别人做比较了。

  当听到小彤说到“习惯”这两字的时候,我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许对她来说,和别人做比较,已经成了她用来证明自己存在、自己价值的重要途径。只是,这一次,由于她与比较的对象差异太大,致使她在比较之后,自我价值感越来越低,越来越不自信,以至于到了后来连她的学习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除了这些,小彤的睡眠也没有以前好了:晚上难以入睡,夜里多梦,早上醒来极早。白天上课时,萎靡不振,听课效率极低。每逢此时,小彤又会迅即陷入自责之中。每天都高兴不起来,以前喜欢做的事情也不愿意再参与了。小彤告诉我,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

  综合小彤所述的情况,我初步评估小彤有抑郁情绪,且已超过了正常的状态。为进一步验证我的猜测,在征得小彤同意之后,我安排她做了抑郁自评量表。结果显示小彤的抑郁指标远超出常模。

  考虑到小彤的状况已经超出我的工作范畴,在小彤离开工作室后,我立即打电话给崔老师,让崔老师联系小彤家长,叫家长尽快带小彤到市精神卫生中心看医生。家长听从了崔老师的建议,当天下午就来校接小彤去了精神卫生中心。医生的诊断结论是小彤患上了抑郁症。

  第二天,小彤的家长来到学校为小彤办理了休学手续。小彤则按照医生的嘱咐,在家休养,定期服药。在小彤休学期间,她的母亲也辞掉了工作,在家专心照顾她,并且还请了一位更加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为她做定期的心理咨询。一年后,小彤回校复学。她的情绪状况有了很大的改观,也甚少把自己和别人做比较了,在后来的月考和期中考试中,也取得了让她满意的成绩。

  抑郁症是青少年群体中比较常见的精神类疾病。但是由于抑郁症的某些症状和平常人们所说的不开心、不高兴,有一定的相似性,所以如果不具备专业知识的话,是不太容易把它识别出来的。好在崔老师在和小彤谈了两次之后,敏锐地意识到小彤的困扰是不能用常规的工作方式解决的,需要专业的心理咨询的介入。正是由于崔老师的这个决定,让小彤有机会接受到了专业的医疗诊治和专业的心理咨询,心理健康状况也有了彻底的好转。

本文来自《心理与健康》

上一篇: 《心理与健康》
下一篇: 提升心理弹性,化解“信任危机”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