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71009_610774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原创文章

【原创】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诺贝尔文学奖资深陪跑人

北京时间2017年10月5日晚7点,瑞典传来消息,英国的日裔作家石黑一雄荣获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揭晓之后,众多村上春树的读者不由得又一次感叹其陪跑失败,多年以来被列为得奖热门人物,却次次与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

我一直对村上春树有偏执的喜爱,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读《挪威的森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是在中学的自习课上,班里仅有的几本课外读物偷偷地被同学们传看着。这些书无法像练习册和考试卷一样被光明正大地放在书桌上,但打游击一样躲避着老师的监管,从全天候的背诵和刷题中逃出来喘口气,读两页闲书,已经是极大的奢侈了。 在那样的限制下,阅读变得格外如饥似渴。而如今电脑在桌上,手机在手里,书店在大街上,再没有人不准我读闲书,可我却提不起兴致,失去了当年的热忱,许久不曾读新书。值得庆幸的是能在在记忆力最好头脑最清澈单纯时,遇到好书好作家。

那时读村上,心里总觉得堵,年少轻狂的时候,来不及细细品味,直到多年后背GRE单词melancholy——新东方的词汇老师称它为“令人愉悦的忧伤”,才明白原来当时的那个“堵”,就是这个词儿说的事儿。前一秒钟是沉浸在春天的小熊在山坡上打滚,所有的老虎都融化成黄油,一个个童话的开头纯净清新,一个笑容在脸上刚刚绽开。下一秒钟便是无根无缘的惆怅,和无处可寻的悲伤。我不知道他是用怎样的魔力遣词造句,但世间的天才都是相通的,传递这种感觉,有人用文字,有人用声台形表,比如村上,比如郝蕾。有人评价郝蕾的表演,说她笑起来很好看,但下一秒总担心她会流泪。

一直觉得村上是个处女座,生活中的他有严格的作息时间,几近苛刻地坚持长跑,喜欢大书桌和白色苹果电脑。这些习惯都和他的文字中躲躲藏藏地渗透出来,让人觉得即使再怎么描绘尘世也不觉得有烟火气,虽然实际上他是个摩羯。我虽然平时不太信星座,但这次是觉得他的星座和他的作品是相吻合的。

也是受村上的影响,我才看了《了不起的盖茨比》。村上受菲茨杰拉德影响很深,这也使他的作品有了更多西方的元素。这本应该是为他夺得诺奖助力加分的内容。比如莫言的作品,与传统中国小说相比,多了很多魔幻现实主义的东西,所以它们不大像三国西游水浒红楼,却更像《百年孤独》。但村上一次次在呼声中落选。有时我想,不知道那些评委们看到的是哪个版本何种语言,他们读到的村上和我读到的村上中间隔了多少到翻译,传递的内容和情感在翻译中有多少损耗,他们见到的翻译之后的作品,和我见到的差别有多少?日本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已经有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这两位的胜出是否也是机缘巧合地遇到了好翻译?甚至今年得奖的石黑一雄,也是占了幼年就移民英国,以英文也算母语的便宜?有时候我也会反问自己,读的到底是村上春树,还是林晓华?不过也许是否得奖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村上的文字陪伴我们的那些时光,已经阅读带来的愉悦与忧伤。

本文来自:中国数字科技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bennite0625]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171009_610774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