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71030_623503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原创文章

扑朔迷离的古人类演化

记者 李鹏 编辑 刘昭 本文由中国数字科技馆与《科技生活》周刊联合制作

随着最新生物学技术的发展、研究手段的进步,针对古人类的研究变得越来越深入,近些年来研究人员们也逐步发现,中国大地上的古人类演化,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北京人复原头像 摄影 李鹏)

“非洲起源说”VS“多地区进化说”

截至目前,根据国际人类学界的主流意见,至少发生了两次影响较大的人类从非洲向欧亚大陆的迁徙,第一次大约是在180万年前,这个在国际上争论并不是太多,第二次20万-6万年前的时间跨度则充满了极大的争论。不过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副校长、进化遗传学家金力教授在接受北京科技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代的科学研究并没有推翻现代人类起源于非洲的结论,只是与6万年以前走出非洲的原有结论相比,现代人类的祖先第二次走出非洲的时间提前了。“现在学术界已经很少再应用6万年以前走出非洲的说法了。”他说。

金力是现代人类“非洲起源说”的坚定支持者,长期研究人类群体的遗传多样性和人类性状的进化机制,多年来他带领复旦大学团队对东亚人群的迁徙历程从遗传分子学的角度做了深入研究,他的研究表明中国现代人类的祖先来自于非洲,与国外很多人类学家的研究结论一致。只是现代人类祖先在迁徙的时间上,目前并没有十分确切的说法,以前的推断也存在一些问题。随着越来越多考古学成果的涌现,一般认为现代人类祖先走出非洲的时间大概是在20万年至10万年前。

长期以来,化石形态的对比研究一直是古人类学研究的主要手段,人类起源与演化的主要认识来自于对化石形态及其演变过程的观察。新兴的分子生物学技术为古人类学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使研究工作突破了化石形态的表层,并且能深入到遗传变异的定量分析和演化内在机制的层面。但最近几十年中,绝大多数研究主要是通过现生人群的遗传变异做溯源推导。

古DNA测序技术的兴起,为研究人类的起源和演化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古DNA测序技术在人类考古学中逐步深入,现代人类的迁徙和演化路径将会变得更加清晰。不管是现代人类“非洲起源说”,还是“多地区进化说”,原有结论中的一些谬误也会得到修正。

(直立人和智人是真人属后期的两大分支 图片来源:李辉(2013)遗传学对人科谱系的重构.从基因中重新认识人类进化历程.现代人类学通讯)

天平偏向现代中国人类“连续进化附带杂交”

尽管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付巧妹等人的研究表明田园洞人是古东亚人,他们并不是现代东亚人的直接祖先,但是田园洞人骨骼中携带着少量古老型人类——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DNA的信息,却暗示了4万年前亚洲人群的多样性,并不是像以前“夏娃学说”所认为的现代人类走出非洲以后,完全取代了当地的古老型人类。

付巧妹的研究结论已经有其他权威研究的印证。今年3月3日,美国《科学》杂志发表了关于中国“许昌人”的研究成果,这次找到的“许昌人”是中国古人类跟尼安德特人交流并向现代人过渡的证据。更为重要的是北京大学教育部地表过程分析与模拟重点实验室周力平教授的研究组应用最新的光释光测年技术,最终获得了精度很高的光释光年龄数据——“许昌人”的化石年代被确认为12.5万-10.5万年前。从时间维度看,就是现代人类起源于非洲,其迁徙到中国的时间也被推到了10万年以前。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秀杰对记者表示,“许昌人”的这些头骨呈现出了早期现代人、东亚中更新世直立人以及欧洲尼安德特人的混合特征。只是遗憾的是,因为古DNA提取难度大,目前还缺乏基因方面的证据。

(许昌人头骨顶面观及其与直立人、早期现代人对比 供图 吴秀杰)

这些年,中国其他部分遗址的古人类也都被发现呈现出混合特征。比如付巧妹、吴秀杰的同事高星研究员等人针对我国河北泥河湾遗址发掘新的进展、河南舞阳古人类遗迹的研究,以及重庆龙骨坡和宁夏水洞沟古人类遗址研究等材料的系统分析,结合欧洲直立人到智人阶段尼安德特人的古基因组测序研究发现,原来被认为已经消失的东亚等地区原有的古老人群,通过4%到近20%的古基因遗存,悄悄保留在我们现代人的基因序列中。

中国古人类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新智是现代人类“多地区进化说”的坚定支持者,在记者持续多年的采访中,他始终认为,现代人类“多地区进化”,现代中国人类“连续进化附带杂交”,也就是和其它古老型人类及非洲后来扩散的现代人类存在广泛的基因交流。他对记者说,人类的演化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得多,认为非洲现代人类完全取代原中国的古老型人类也一直得不到化石证据方面的支持,并且他认为,用我们现代人类的基因去追溯远古人类演变,也并不是十分可靠。

(左侧为尼安德特人模拟复原图,右侧为现代智人 图片来自网络)

完全推翻 “非洲起源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前,中国古人类的最新研究进展表明,人类的迁徙和演化的确比较复杂,它不仅仅是现代人类在非洲起源后完全取代其他地方古老型人类那样简单。

多年来,也有一些西方人类学家认为,中国的一些人类学研究者支持中国人连续演化的观点存在一些民族主义影子。从这些年不断涌现的考古学证据及研究成果而言,这样的说法有失公允,但的确是相关研究人员需要努力提防的。

根据我国发掘的遗址被命名的巫山人、元谋人、蓝田人、北京人、许昌人、田园洞人、山顶洞人等,有人希望建立起完整的中国人类祖先进化的链条,然而这些被命名的古人类中,有的是否存在在科学上还存有很大的争议,有的生存年代也还没有搞清楚,建立起完整链条也还缺乏基因证据方面的支持。

最近几年,随着中国被发现古东亚人和其它古老型人类基因交流的证据越来越多,“非洲起源说”终结的说法也开始反复见诸媒体平台。实际上,完全推翻现代中国人“非洲起源说”,科学界依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一些人或者媒体在报道时就贸然下如此结论,不仅不科学,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本文来自:中国数字科技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王世继]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171030_623503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