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你怎么就这么热!

图文: | 2017-07-20

导语:
  高温热浪最近已经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北方的高温尤为突出,身在帝都的小伙伴们今年的热感更是格外强烈。到底是今年真的特别热,还是每年夏天大家都喊热呢?北京地处北温带,不仅常常领跑同纬度地区的气温,跟南方的火炉城市相比也丝毫不逊色。作为一个北方城市,北京你怎么就能这么热?
  

大数据告诉你今年有多热

气象学上将日最高气温大于或等于35摄氏度定义为“高温日”。北京市气象局气象服务首席尤焕苓介绍,从高温日起始时间分布图来看,每年高温日出现的时间早晚差别很大。从1981年至今,五月上中旬就出现高温天气的年份不多,共有4次;今年5月19日就出现了高温天气,排位第四,在近10年里排第二,仅次于2009年高温起始日5月18日。而去年高温天气的开始时间为6月16日,和今年相比,相差快一个月,今年的确是热得比较早。

今年的高温来得早,是不是来势也更加凶猛呢?今年5月里接连出现了3个高温日,在近十年里勇折桂冠,在近37年里排位也仅次于1999年(4个);今年6月里的高温日有8个,近10年第一,近37年第二(和1999年并列),2000年11天排位第一。

今年夏季尚未过半,总的高温日数已有15天,冲到了历年来的中上水平,在近10年里与2009、2010年并列第一。所以总的来看,今年的高温不但来得早、来势凶猛,而且还有相当大的后劲儿,在近十年里应该会独占鳌头。

城市热岛效应

由于城市建筑群密集、柏油路和水泥路面比郊区的土壤、植被具有更大的吸热率和更小的比热容,使得城市地区升温较快,并向四周和大气中大量辐射,造成了同一时间城区气温普遍高于周围的郊区气温,高温的城区处于低温的郊区包围之中,如同汪洋大海中的岛屿,人们把这种现象称为城市热岛效应。

19世纪初,英国气候学家路克·霍德华在《伦敦的气候》一书中首次提出了“热岛效应”的气候特征理念。国内外研究一般认为城市热岛属局地小气候现象,对区域气候的影响有限,对大尺度气候的影响基本可以忽略。因此,气候变化研究主要将城市热岛当作影响气温序列均一性和代表性的非气候因子。

城市热岛效应在北京表现明显。城六区7月平均气温偏高,尤其是东城、西城、丰台、通州,其次是大兴、石景山、海淀、顺义、房山、昌平、朝阳,最凉快的是密云和延庆。

    城市的夏天里,草坪温度32℃、树冠温度30℃的时候,水泥地面的温度就可以达到57℃,柏油马路的温度更高达63℃,城市的建筑、人类活动无时无刻不在排放热量,广场、马路的增加,相应减少了绿地,也加剧了热岛效应。如果你将一栋栋钢筋水泥的建筑想象成暖气,路面想象成地暖,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城市的夏天格外热了。

北京三面环山导致“焚风效应”

    焚风现象是由于湿空气越过山脉,在山脉背风坡一侧下沉时增温,使气团变得又干又热。因而气团所经之地湿度明显下降,气温会迅速升高。 

北京市地处山地与平原的过渡地带,北边、西边和东北三面群山耸立。当冷空气越过山脉进入北京时,气流先爬升而后产生下沉运动,产生了“焚风效应”,其结果,使得气温不降反而升高。如果冷空气势力比较弱,这种增温作用就尤为明显。当冷空气所带来的平流降温不及气流的下沉增温和太阳的辐射增温的联合效果时,本市就会出现刮风不降温甚至升温这种天气情况。

    河北省中南部地区均处在太行山脚下,并且处于山脉自东北至西南走向的拐弯处背风侧,这样特殊的地形导致了河北省中南部气温一年四季均普遍高于周边省市。石家庄地区,位于太行山东麓,海拔高度相差1000米以上,当焚风气流越过太行山下降时,石家庄地区常出现“焚风效应”,日平均气温比正常时偏高10℃左右,有时比离山麓较远的东南部市县(无“焚风效应”地区)要高出10℃以上,如天气晴好,太阳辐射较强,则更加剧了气温升高。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收藏:0
分享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