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心理与健康》

《心理与健康》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帮你了解心理知识,浏览心理世界,拨开心理迷雾,树立心理淤积,预防心理疾病提高心理素质,促进心理健康。

文章数

“问题少年”的座右铭

2012-03-12 11:40:38

/丝雨


“只要不受人欺负,让我做什么都行。”这是花季少年吴滨的座右铭。

 

17岁的吴滨(化名),是天津某职业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家中的独生子。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为人厚道,从不与人争吵。可谁曾想吴滨并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孩子,经常与同学起冲突,家里多次被同学及其父母“拜访”,当然,每次都是上他家告状的,声称要让吴滨的父亲给个说法。而吴滨的父亲每次都会当着对方的面将儿子痛揍一顿,一边点头哈腰、说尽好话,一边还要拿出一些钱财作为“赔偿金”,才能送走对方。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以及吴滨家附近的邻居都称他是“问题少年”。在吴滨上初中以前,父亲的话儿他还能听,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家人越来越难管他。尤其自从吴滨上了高中之后,长得人高马大的他,早把父亲的叮嘱当做“耳旁风”,不仅频繁逃学、旷课,还与一些社会上的闲人拉帮结派,为哥们儿义气主动帮人打架,经常欺负一些低年级的学生。吴滨的父亲担心孩子早晚有一天会出事,就带着儿子来到了心理咨询室,希望咨询师能帮助孩子“悬崖勒马”。

 

刚开始,吴滨并不愿意进来,在咨询室门外和自己的父亲僵持了半天,后来在我的耐心劝说下,他才极不情愿地走了进来。但吴滨拒绝让父亲一同进来,只让他在门外等候。一进诊室的门,吴滨就一屁股坐到距离诊室门口最近的椅子上,仿佛随时做好离开此地的准备,同时双手交叉置于胸前,眼睛斜视窗外,和咨询师没有任何目光的交流,摆出一副完全不配合的状态。

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吴滨缓缓转过头,看着我说:“不是我要来的,这都是我父亲的主意,他觉得我有问题,但事实上他才有病。”这段开场白虽然简单,却也透露出他和父亲之间较为敌对、对心理咨询并不接受的信息,这也部分解释了他在进门前以及进入诊室后的一系列举动。

我试探性地询问:“你父亲不辞辛劳地从外地把你带来,看得出他对你还是挺关心的。你觉得呢?”吴滨听后像是被刺痛了一般,立刻答道:“他不过是怕我惹事,让他赔钱!我觉得没必要来这儿,我所做的不过是不受人欺负,因为我从小到大受了太多的委屈。只要不受人欺负,让我干什么都行,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座右铭。”说这番话时,我注意到吴滨的眼中流露出极大的愤怒与伤痛。我决定先了解一下他的成长故事。

 

“其实我小时候很乖,是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从小我爸就告诫我:‘不要动手打架,别人打你,你也不能还手。若是把人打伤或打残了,只会给家里惹祸。’年幼的我从不动手打伤人,很愿意和人交朋友。一旦有人欺负我,我要么躲着,要么挨了打也不还手。可我越是躲他们、越不还手,他们就越觉得我好欺负,以后会更加频繁地欺负我。挨揍成了我的家常便饭,而且在外面受了欺负还不能告诉父母,说了我爸也不信,还要挨他一顿打骂。我不敢当我爸的面哭,每次都偷偷躲在没人的地方哭,因为如果被他撞见我哭,不但不会安慰我,反而会更狠地责罚我。

“我记得上小学四年级时有一次被人打得很厉害,因为没怎么还手,身上受了多处外伤不说,头部还撞在了硬物上,流了好多血,当时去医院缝了好多针。医生给我拍了片子,说我有轻度的脑震荡,我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我爸,他并没像其他家长一样去找那个同学算账,而是告诉我说忍忍就过去了。我对此很气愤,也很无奈,不过也按我爸说的做了。

“但从此以后我开始看不起我爸,他活得太窝囊,虽然从不跟人吵架,总当好人,对左邻右舍的人只会委曲求全,还是时常受别人欺负。周围的人都知道我们家比较软弱,常常欺负我们,甚至有个刚搬来不久的外乡人都明目张胆地霸占了我家的一部分地。而我们家的一忍再忍,却使他人不断得寸进尺。小的时候,我没有力量保护自己和家人,如今我长大了,我不能再容忍这类事情发生了,不会再任由他人欺负了。我就是不想活得这么窝囊,尤其不能像我父亲一样整天低着头做人。”

说完这些话,吴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仿佛卸了很大的包袱,接着说:“我现在不会再这样了,因为我结识了那么多社会上的人,他们都很有能耐、认识很多人,可以保护我,我也愿意为他们赴汤蹈火,帮他们做事(打架)。正是有了他们当靠山,学校里和我们住那一片的人都不敢小瞧我,都怕我,我要是瞧谁不顺眼,还会找他们的茬呢。”说到这儿,吴滨眼中闪现出得意之色。

 

对于咨询师来说,了解吴滨这段伴着伤痛与羞耻的童年经历很有必要,这是理解他出现诸多“问题”的关键点经历中有太多灰色、晦暗的东西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使他的内心逐渐形成以下对待周围世界、他人以及对待自身的看法:

周围的世界是不安全的,随时充满着危险,即使在自己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有人依然会伤害自己。

他人都是不可信的,有时会通过欺骗得到他们不应获得的利益。

自己很渺小、很脆弱,常常保护不了自己,本应强大的父母也自身难保,父亲还携同他人一起打骂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赞同和鼓励自己受人欺负的立场。

吴滨的内心深处潜藏着太多的自卑和不安全感,他认为软弱只会招来不被人尊重和受人欺负,只有自身强大、以武力保护自我并随时提防他人,才能摆脱彻底受伤害的境遇。长期受人欺负又无法宣泄的痛楚“激励”吴滨要寻求另一种受人尊重的生活,即拉帮结派,寻求他自认为强大的“后援”,让别人都害怕自己、不敢惹自己,主动与人打架中找寻一种“满足”和“自信”,这也是他建立“只要能够不受人欺负,怎么做都行”这一座右铭的主要原因。

我将我的这些分析告诉吴滨,他很惊讶,表示之前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些事情,不过仔细想想确实有一定的道理,说将前因后果衔接起来一并考虑,自己也能更深入地了解自己。在如何正确认识自我与重塑自信方面,我们进行了深入探讨,使吴滨认识到自身的“闪光点”。令人欣慰的是,建立自信的他不像刚来时那么推崇“以暴制暴”的观点了,他表示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这个“座右铭”。

考虑到吴滨的本质并不坏,只是家人和自身的负面经历使他选择了用暴力和对抗等当做遮掩的外衣,我希望通过一些适当的方式将其加以引导。我问他是否真正能从欺负他人当中获得快乐,吴滨听后迟疑了半天,才低声回答:“刚开始确实很开心,觉得自己了不起,终于也有人怕我了、被我整了,可到了后来就没啥感觉了,甚至有种罪恶感。”我问他:“为何会有罪恶感?怎么和你预想的不太一致?”吴滨答:“我也说不清,可能看到被欺负的这些人就好像看到了从前的自己。”我说:“有罪恶感表明你的内心很善良。你有过痛苦的经历,了解被人欺负是件痛苦的事,所以也不忍心伤害他人,这么做不过是想维护自尊,你说是不是?”吴滨点点头。

 我进一步引导他说:“这个世界总会有好人和坏人,不能因为你遇到的某些人而全盘否定所有人,为达到一时的快感而随意伤害他人,如果这样做,你就和那些曾经欺负过你的人没有任何区别。”见他赞同,我继续说:“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是要有适当的方法的,你可曾想过一种既能获得快感,又能受人尊重的方法呢?”吴滨疑惑了,不知该怎么回答。我继续引导他:“你觉得为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举,向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以及和一些乐观向上的人建立友情会不会起到这样的效果?”吴滨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他急切地回答说:“是啊,这样我就不会有罪恶感了,结交朋友会让我觉得自己不再孤单。可如果又有人欺负我,我该怎么办?”我让吴滨仔细思考周围邻居中大多数人对他父亲的善良作出的正性评价,来动摇他对父亲谦让行为的全盘否定。不过我也告诉吴滨,适时的谦让和适当的防卫都是有必要的,并非要求一味忍让,应当视具体情况来定,若对方无缘无故就随意欺负人,尤其是关乎自身安危时就可以出手保护自己,但要适可而止,为自身和对方留有一定的余地,考虑双方的安全问题。

对于和父亲的关系,我引导吴滨回忆了他从小到大和父亲相处时曾经的温馨场景,让他认识到自己其实一直在戴着“有色眼镜”对待周围的人,尤其是最亲近的家人。当咨询快要结束时,吴滨说自己和父亲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他希望今后尽量多和父亲交流,了解对方的想法,尽量接纳和包容对方。

 在吴滨离开诊室时,我看到他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他走向门外的父亲,并和父亲有了一些简单的交流,吴滨的父亲在惊讶中和儿子离开了心理门诊。我真诚地祝愿他们今后的生活越来越好!
上一篇:濒死感不一定是心脏病发作
下一篇:“亲爱的,今晚不行”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