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心理与健康》

《心理与健康》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帮你了解心理知识,浏览心理世界,拨开心理迷雾,树立心理淤积,预防心理疾病提高心理素质,促进心理健康。

文章数

伤感的婚姻死缓一年

2014-04-19 23:09:50

伤感的婚姻死缓一年

方刚

 

通常,如果确认一桩婚姻注定会破碎,我总会建议当事人尽早结束它。长痛不如短痛嘛,我们需要省出时间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然而面对晓雅,虽然我估计她的婚姻走入正轨的可能性很小,但我还是给她提供了很多维系婚姻的方案。

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晓雅说的话。她说自己被丈夫打了,离家出走后她准备离婚。

晓雅同周浩是通过别人介绍开始谈恋爱的。那时她是一家纺织厂的女工,极难接触到异性,周浩则是超市的仓库管理员。表面上般配的一对,其实早已有了很大的差距。周浩技校毕业,对现状很满足;晓雅高中毕业后,参加了自学考试,取得英语专业的大学毕业证,而且晓雅很漂亮,完全有资格凭这个优势找到一个职业与收入更理想的对象。

可这些差异被晓雅忽视了。“周浩是我结交的第一个男朋友,算是初恋吧。”她说。

周浩也是第一次谈恋爱。他无时无刻不对晓雅百般呵护,令晓雅感到温暖与幸福。恋爱三年后,晓雅便在家人的反对声中决意嫁给周浩。那时她的勤奋已得到一位厂领导的赏识,被调到厂办公室成为了一名文职人员。晓雅说:“我不需要丈夫多么有钱,或者有多么好的职业。我只需要他爱我就足够了。”

很明显,晓雅犯了一个错误,那便是认为呵护与关怀便是爱。其实,爱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它也要包括双方的尊重与理解、两个心灵的共鸣等等。这些方面不如呵护与关怀那样容易被感觉到,但对于需要相伴一生的婚姻关系而言,却是更为重要的。

晓雅对爱情的简单理解已经为她的婚姻埋下了隐患。婚后,小两口同周浩的父母住在一起,而且一住便是8年,直到她8年后的离家出走。

社会学研究婚姻与家庭时,常使用“核心家庭”与“扩展家庭”这组概念。前者指的是一对夫妻与未婚子女组成的小家庭,而后者则是一对夫妻与已婚子女组成的大家庭。中国人推崇“四世同堂”的扩展家庭,除了观念上的原因外,还有缺少住房的现实考虑。但核心家庭有助于减少代际间的摩擦,有助于家庭成员个性的充分发挥,而扩展家庭几乎不可避免地造成对个性的压抑。

晓雅在结婚两年后有了一个女儿,所以,她实际上生活在“三世同堂”的家庭中,而这个家庭的居住空间不到50平方米。时间与空间的挤压,加上普遍存在的婆媳矛盾,我能够理解晓雅在过去8年间所感受的东西。然而晓雅却说:“我与婆婆的冲突并不多,8年间只闹过两三次小矛盾,而且没有爆发。我们都选择了退一步海阔天空。”问及原因,晓雅解释道:“自己的性格比较好,遇事很能忍。”我告诉她:“表面看来还算和谐的婆媳关系,其实也可能存在危险。”

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是不可避免、永恒存在的。如果双方能够不断爆发冲突,则有利于将不满情绪及时表达出来,从而使关系更加稳定;相反,如果总是压抑冲突,则会使矛盾积累,最终可能导致关系的破裂。晓雅与婆婆的关系,会不会与这种压抑有关呢?

第二次面谈时,晓雅说:“一天中午,周浩打电话给我,可电话一直占线。后来打通了,他问我在干什么,我很随意地回答在上网聊天。没想到他在电话里吼了起来,骂了很难听的话。下班回家,我发现他正在家门口等着我,怒气冲冲地不让我进家。用他的话说,上网聊天的都没有好人,都是去乱搞男女关系的。”

周浩责难晓雅,口中污言秽语,晓雅极力为自己申辩,随后周浩便动手打了她。晓雅一气之下转身跑了。

这一去便是长达四个月的离家生活。晓雅告诉我,她上网聊天绝对清白。曾有网友约她见面,她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相信晓雅的清白,但对于周浩的那一巴掌,我同晓雅却有着不同的理解。晓雅无法想象,自己的丈夫怎么可以对她动手。在她的心里,婚姻应该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周浩的巴掌打碎了他们的婚姻。

我对晓雅说:“你对婚姻的理解如同对爱情的理解,不够老练。婚姻中不可能没有冲突。冲突使双方认清自己,从而不断调整、协调彼此关系,没有冲突的婚姻是不正常的。那一巴掌只能说明当时周浩气恼了,由此便认定你们的婚姻应该终止,可能太草率了。”

晓雅对我的观点表示异议。四个月间,周浩多次找到她,向她陪礼道歉,请求晓雅的原谅,要接她回家,但晓雅都没有答应。她说:“一支水晶杯被打碎了,再粘起来也是有裂痕的。”

没有哪只婚姻的水晶杯是没有受过伤的,毫发无损的婚姻只是个理想。其实,打碎的水晶杯复原后,裂痕虽无法恢复原状,但也不一定因漏水而影响日后的使用。此时的晓雅便处于这样一种危险当中。“从小到大父母都不曾打过我,周浩凭什么打我?”晓雅委屈地说,“恋爱三年,结婚八年,加在一起十一年了。我是什么人,他应该很清楚!他应该信任我!”

晓雅的个案比较复杂。第三次会面,随着谈话的深入,我对她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在事件发生的时候,结婚已8年的他们生活都发生了更多变化。

如今的晓雅已是那家工厂的副主任,正读在职的研究生;而周浩则下岗多年,先是整天在家睡觉,闲了一年多,然后才在晓雅的一再催促下做了一名投递员,每天早晨五点上班,九点以前下班,随后便几乎整整一天的昏睡,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多醒来。

晓雅说:“我惊讶于他那么能睡觉。我仍然不在意双方收入与地位上的差异,只希望两个人能够合合美美地过日子。但是,这些基本的要求却一再被他破坏。打我一把掌只是个导火索,此前的几年间,我们已经闹过很多次了。他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家里的事从来不管不顾,女儿7岁了,他没有一天带过孩子。他强烈反对我读研究生,甚至把家里的存折藏起来阻止我交学费。”

听完这番话我立即意识到,两个人的这一差别也许才是他们婚姻的致命之处。曾有人问我现代的婚姻是否需要“门当户对”,我回答地位与阶层的“门当户对”已然过时,但观念与人生追求的“门当户对”却是和谐婚姻的基础,在绝大多数婚姻中是万万不可或缺的。晓雅与周浩的矛盾,显然来自这种深层的冲突。

我意识到,除非发生奇迹,否则两个人的距离肯定会越拉越大。

至此,随着交流的深入,我和晓雅达成了共识。影响他们婚姻的因素有很多,其中有些是深藏不露的。晓雅曾向一位女友谈过自己的婚姻危机,那位女友分析说,周浩是一个值得继续与之为伴的男人。理由可以列出一大堆——虽然不思进取,但还算老实本份;虽然猜疑,却说明他思想保守,自己不会有外遇;虽然一气之下动手打了她,却正可谓爱之弥深……

我也建议晓雅继续为这婚姻努力,但理由是不同的。我认为,虽然她的婚姻中确实出现了许多问题,虽然那些深层的观念差异很可能会导致他们离异,但这些潜在危机此时仍未到足以毁灭这桩婚姻的地步。目前的问题是,晓雅对婚姻的理解有欠现实,她离婚的理由显得有些勉强与唐突。如果仅仅因为一巴掌就离异,我担心她会后悔的。何况,周浩是她的初恋,是她深入接触过的惟一一个男人。

晓雅工作的纺织厂里男性很少,我从同她的谈话中便感到她对异性的一些不切实际的看法。所以,为了一次冲突便结束婚姻是不负责任的。他们婚姻的真正危机,来自于两个人生活态度的差异。晓雅之所以不能原谅那一巴掌,本质上还是基于对周浩的更深层的不满。如果周浩有很大的改变,他们的婚姻便是有价值的,这种改变应该包括:周浩变得好学上进,至少不再每天昏睡,而是去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对晓雅的工作有更多的支持等。

晓雅问我:“这可能吗?”

我回答:“男人是需要培养的,你不妨去培养自己的男人。只要你肯下一番苦功夫,即使不能完全改变他,至少可以改变一部分吧?即使不能从本性上改变,至少也可以从行为上改变他吧?”

晓雅听着笑了。“照这样做可能会有效果,但是我找不出这样费心的理由。”

我知道这正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八年的婚姻,同时也是八年的潜在创伤,晓雅已然对周浩认识太深,失望太多,失去了“培养”的兴趣。我坦诚地告诉她,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是,让她今后在不得不离婚的时候,不再后悔,因为她已经尽力了。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她将真正认识到婚姻的实质,慢慢抛弃对婚姻的简单化认识。

当然,晓雅很爱自己的女儿。这四个月间女儿一直跟父亲生活,每次见到妈妈都掉眼泪,问妈妈为什么不回家。晓雅的心很疼。如果她的婚姻真的可以修复,至少对女儿是一个安慰;如果经过努力,她的婚姻仍然不能修复,那么她可以在未来的某一天,心无愧疚地对女儿说:“妈妈已经努力过了,妈妈确实尽力了。”我相信,这对于女儿的成长而言同样是一个重要的安慰。

“按照我的方案,少则半年,最多一年,你就可以知道自己成功还是失败了,就可以最后决定这婚姻是应该结束还是维持了。你就当作宣布婚姻死刑,缓期一年执行好了。你只会因为它而得到很多,而不会失去更多,何乐而不为呢?”我最后这样鼓动晓雅。

晓雅说,她会尝试着去做。

我明白,无论晓雅尽了多大努力,也无论这种努力进展到什么时候便中途夭折,晓雅一定会清楚地认识爱情与婚姻关系,使她在未来的某一天,即使离婚了也不会再忧愁,而且再次面对婚姻的时候,她将变得成熟。

 

上一篇:她在爱情里寻找爷爷的影子
下一篇:岳晓东:一笑了之是幽默?
©2011-2017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