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91018_928305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心理与健康》

《心理与健康》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帮你了解心理知识,浏览心理世界,拨开心理迷雾,树立心理淤积,预防心理疾病提高心理素质,促进心理健康。

文章数
分享到:

辗过17岁青春的单车

2019-10-18 13:08:00

  17岁那年,我上高一。青葱年少的我,心里偷偷地喜欢上了班上一个叫安琪的女生。知了聒噪的夏天,校园池塘边的大树下,安琪身着一袭白色长裙坐在树下看书,那样子又文静又纯美,让我着迷。

  我家和安琪家住在同一方向,每天放学路上,我们在一起走。一路上,我和安琪有说有笑,一边走一边谈论着学校里发生的趣事或某一位老师的轶闻。那时,我觉得能和安琪一起走路、一起说话,是一件非常快乐和幸福的事。

  喜欢安琪的男生当然不止我一个,比如魏海洋。一天放学,我和安琪刚走到学校大门口,一阵“叮铃铃”清脆的单车铃声在我们身后傲慢地响起。“吱嘎”的一个急刹车,魏海洋左手捏着刹把,右脚脚尖点着地面,跨坐在崭新的单车上,得意洋洋地看着我和安琪。魏海洋冲着安琪努了一下嘴:“安琪,上车,我带你!”安琪便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屁股坐在魏海洋单车后座上,甚至都忘了和我说声“再见”。魏海洋不屑地扫了我一眼,然后很“得瑟”地死命按着车铃,左右摇摆着身躯一路猛蹬。我万分失落地望着他俩的背影,渐渐地淹没进车流人海中。

  那以后,安琪不再和我一起走了,魏海洋天天放学用单车带着她回家。放学路上身边没有了安琪的日子,我觉得走路都寡淡得像白开水。我当然不甘心放弃。我知道安琪还是喜欢我多一点的。我发誓我要夺回安琪的心,让她重新和我在一起。于是,我决定让母亲也给我买一辆新单车。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那个年代,买一辆单车并不比时下买一辆轿车要“轻省”多少。

  但我有信心能让母亲答应我。我回家冷着脸对母亲说:“妈,我需要一辆新单车!”母亲讶然地看着我,然后柔和地说:“行。等咱家有了钱,一定给你买!”我任性地说:“不,我现在就要。”母亲摊着双手:“可咱家现在没钱。”我坚持:“那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就要,没有单车我就不去上学……”母亲惊愕地看着我好一阵,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只要我坚持,母亲就一定会认输。果然,母亲最后还是答应了我。几天后,母亲大清早便搭便车赶去了县城。傍晚时分,母亲一脸疲倦地搬回来一辆崭新的单车。我在院子里围着我的新单车兴奋不已,却没有发现母亲脸色苍白,人疲倦得像一片秋天枯萎的落叶。第二天,我骑着那辆崭新的单车,像一颗耀眼的流星划过校园,引来同学们艳羡的目光。下午放学时,安琪早已等候在校门口,冲我嫣然一笑,然后轻轻一跃便跳上了我的单车后座,丢下魏海洋一个人望着我们欢快的背影气急败坏。那段日子,我一直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幸福里,一路上把单车铃声拨弄得嘹亮无比。

  一个星期后,姐姐从母亲的衣兜里翻出了一张县红十字血站的卖血单据,看日期正是母亲去县城买单车的那天。原来我的新单车竟是妈妈卖血换来的,那天,我抱着母亲的双腿哭了。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骑过那辆新单车。安琪不停地追问我:“你怎么不骑新单车了?我还等着你用单车带我呢?”我一边加快脚步一边淡淡地回答:“因为我没有资格骑它。”

  17岁的单车,碾过了我懵懂无知的青葱岁月,也彻底埋葬了我自私、任性和虚荣的青春,它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并发誓一定要走好以后的人生路。

本文来自《心理与健康》

上一篇: 化解“压力山大”有妙招
下一篇: 孩子,你很了不起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