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200108_936984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名刊精选  >  《心理与健康》

《心理与健康》

开博时间:2016-07-01 14:43:00

帮你了解心理知识,浏览心理世界,拨开心理迷雾,树立心理淤积,预防心理疾病提高心理素质,促进心理健康。

文章数
分享到:

厌食女孩心中的牵挂

2020-01-08 13:28:00

  天下没有不为父母担心的孩子,也少有不受父母冲突影响的孩子。也许有些父母们会质疑:我们俩吵架是我们俩之间的事情,和孩子的心理问题有什么关系?好像在我们的传统印象中,只存在父母对孩子的关注,却不存在孩子对父母的牵挂。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吗?当然不是。已有确切的临床经验和实证研究表明: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经历父母冲突、冷战、暴力越多,日后出现行为问题、情绪障碍、躯体疾病、厌食、厌学以及吸毒等问题的概率也就越高。而且他们在自我发展方面常缺乏自信、容易嫉妒、自我贬低,而在亲密关系中会表现得缺乏安全感、易极端地处理情感问题。

  那么,到底在什么样的家庭中,夫妻冲突会影响到孩子呢?一般来说,不是所有的夫妻冲突都会对孩子造成负面影响,如果夫妻俩在处理问题时能够有界限地对待,不将问题和情绪蔓延到孩子那里,也就是老百姓说的“哪说哪了”,这样家庭中成长的孩子也许不会受其负面影响。换种情况,如果夫妻俩的冲突是一直无法解决或解决得不好,处于不愉快情绪中的父母一方会很容易将这种情绪毫无边界地传递给孩子,那么孩子就很容易被“拉下水”。

  小艾(化名)是一名被精神科医生确诊为神经性厌食症的女孩,现在国外就读高中。入学半年间小艾的体重指数(BMI)由原来的19降至16。由于体重问题,学校出于安全考虑,决定让其休学在家,直到她的体重恢复到同龄人的正常范围才能返校。基于此,小艾的母亲将其接回国,然后辗转于香港以及国内的各大精神科。我有幸和她们一起工作,是因为小艾的母亲希望有精神科医学背景的心理治疗师与她们一起工作。所以,我的治疗师朋友就把她们转介到了我这里。

  初次见面约在中午,母女俩准时来到治疗室。小艾身材高挑,体形消瘦,虽说不上皮包骨头,但看上去已经和她的身高不相协调了。母亲很有气质,但眼神略显疲惫。寒暄后我们开始了访谈,母亲直接表达希望通过治疗解决女儿厌食症的问题。初次访谈的大半时间都是母亲在说话,小艾在一旁低头不语。母亲强烈表达了她对女儿的担心。我问女儿是否是妈妈说的那样,小艾轻声回应“并非全是”,并没有想多解释的欲望。我鼓励她多说一点,女孩看了看妈妈“让妈妈说吧,我的情况她都了解”。

  从交谈中我了解到,因为工作原因,土生土长于北京的妈妈随爸爸迁居香港(那时小艾一两岁),一生活就是十几年。她们在香港生活期间爸爸是个“空中飞人”,较少参与到一家三口的生活中。妈妈在香港经过自己的努力成功成为一个风险投资人,有自己的事业、朋友,生活似乎一切都很好。但在小艾眼里,她认为妈妈很孤独,哪怕爸爸在家,俩人就是相互寒暄,彼此客气,然后各自忙碌。小艾会问:“妈妈,你们还好吗?”妈妈闪烁其词“我们很好,爸爸爱你,妈妈也爱你”,就这样她们的家庭生活似乎和所有普通家庭一样,丈夫在外拼搏,妻子负责家庭,一切相安无事。

  可就在十个月前,小艾的爸爸由于工作原因又要回到北京,于是在和母亲、小艾商量后,举家又回到了北京。初回北京的小艾并不能很好地适应这里的生活,甚至连妈妈都对自己的故乡陌生。爸爸回到北京后仍然不常回家,只是偶尔通个电话,她变得更加担心妈妈。她观察到妈妈开始无所事事,一天到晚玩手机,不去工作,也不见朋友。她觉得妈妈变了,变得和周围人一样没有时间观念,变得不爱惜自己。她不曾告诉妈妈,自己是这样地担心她,关注她。出国读书期间更是如此,她看不到妈妈,每天只能通过电话或者视频获悉妈妈的状况。

  她没法专心听课,晚上失眠,茶饭不思。同学们询问原因,她借口自己不习惯国外的饮食,可就这样吃完就吐,一天天瘦下去的情况愈演愈烈,老师建议她去心理咨询,可做了几次咨询后仍然无济于事。老师开始担心小艾的安全并电话告知了母亲。于是,妈妈马不停蹄地飞到小艾身边照顾,那段时间她和妈妈朝夕相处,体重增长了不少,妈妈放心地离开了。可是没过多久她又变本加厉地瘦下去,这再次引起了学校的关注,短时间内小艾的体重下降已经达到了很严重的程度,由此带来的体力不支,记忆力下降,学习效率低下,疏离群体等问题已经没法让她参与到正常的学习生活中。再然后就是家人把小艾带到了医院,精神科医生给出了厌食症的诊断,这可吓坏了所有人。可对于小艾而言,这并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她太关注母亲了,怕母亲孤独,怕没人照顾母亲,怕母亲不能好好生活,关注到都没有办法安心吃东西,忘记了自己。当我们谈论到此时,小艾流泪了,她说如果我看到妈妈的状态好起来,我就能安心吃饭,我就不会吃完就吐。妈妈听了痛哭流涕,妈妈说我会做好我自己,我会和爸爸好好生活,女儿你不要再为我担心了,你要做你自己,而不是整日担心我,还有我和爸爸的关系。小艾会心地点点头。

  当母女俩以这种方式交谈时,我觉得小艾被父母的关系松绑了。当我一个月后再见到母女俩时,两人都发生了让人欣慰的改变。小艾开始吃较多的东西,而且饭后也没有明显的呕吐,体重在一个月内没有下降的趋势。妈妈已经外出工作,夫妻两人也决定进行夫妻治疗,以更好地调整家庭关系,为小艾的成长提供更健康的家庭环境。

本文来自《心理与健康》

©2011-2020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