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181130_897419_taonews.html
专题
首页  >  专题  >  媒体视点  >  媒体达人  >  原创文章

【原创】论“无证行医”的贺教授

  2018年11月27日,贺教授的研究搞了个大新闻,但是个每个参与者都马上表明与此事无关的大新闻,世界首例通过基因编辑的艾滋病免疫的婴儿出生了,也就是说10个月之前,贺教授将编辑后的胚胎移植进入孩子妈妈的子宫里,再往前推10个月,他开始筹备这项工作,包括联系合作医院,申请课题,招募受试者等等,没错,在17年3月份的时候,贺教授提交了这份申请书,看来在那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

  CRISPR/Cas9技术是一个诺奖级别的技术,在它的基础上CAR-T药物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给广大癌症患者带来了希望,技术是中性的,区别是使用者用来干什么,而且当这件事涉及的巨大的不确定性,所有人对怀着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不去触碰的时候,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尝试,我只能说他是沽名钓誉之辈了,有细心的网友也搜到了他的博客,在同一时期,他完全持这另外一种观点对编辑人类胚胎的基因表示深切的担忧和反对,并且在结论中他也说到了自己马上要做的事情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不管他是处于什么背景下做出这样的事情,笔者认为他这种贼喊捉贼的言行背后肯定还隐藏着更深层的目的,相信真相会慢慢浮出水面。

  科学是无国界的,但是如果是科学丑闻就会划分的很清楚了,不管是学术造假还是突破伦理,都会贴上大大的国家的标签,而相同领域的同胞们或多或少会受到波及。2015年中国的科学家就因为世界首次使用crispr/Cas9编辑人类胚胎而引发学界震动,但是在那个实验中,作者使用的是不能发育的三元核胚胎,并且在14天的时候就销毁了,流程上完全符合《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这让我们国家在基因编辑领域领先了美国一步,不过领先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在美国审查更加严格,宽松的监管是为了发挥科学家和医生的主观能动性,但是监管宽松付出的代价就是让科学疯子钻了空子!我为什么说他是个科学疯子,因为他至少还是个科技工作者, 所以我又大胆推测在设计实验时不会只做实验组,肯定也有对照组的存在,至于对照组是不是双胞胎其中的一个,或者是还有没报道的其他受试者这都是有可能的。

  笔者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对贺教授的一通质疑也无法对已经发生的事情造成任何影响,但是我还想对露露和娜娜两个小生命表达一下关心:你们两个人来的太快了,这个世界还没有准备好,你们在出生前接受的手术造成的影响也不会受到法律的保护,因为法律中的自然人定义是“始于出生,终于死亡”,你们将会承受的不公平对待不会亚于你们来自艾滋病家庭对你们的影响,你们还要接受无止境的实验,并将长期生活在对CCR5基因缺失会造成什么影响的巨大不确定性当中,但也请相信你们的祖国会竭尽所能帮助你们面对未来的难关,希望你们能健康茁壮的成长。

  作者:首都医科大学 汪志鹏

本文来自:中国数字科技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科普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其它相关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责任编辑:bennite0625]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19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京ICP备110008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3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t20181130_897419_taonew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