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场外的心理学

图文: | 2016-11-28

导语:
  2016年夏天,足球注定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欧洲杯如火如荼,美洲杯也是精彩纷呈。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无论是赛场内的球员、裁判,还是赛场外的教练、观众,都是媒体和球迷们的话题和谈资。足球是一项令人着迷、沉醉,甚至使人疯狂的神奇运动,绿茵场也是各个国家比拼的重要赛场,为什么足球这项运动会如此牵动球场内外的人心,为什么对于足球的热情有时会转化为球场外的暴力?我们来看看科学家们的说法吧。

足球与国家主义

  对于一个国家的球迷甚至国民来讲,足球并不仅仅是属于场上球员的运动,它融入了太多的情感和心理因素,国家主义就是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国家主义本身是政治学的名词,在心理学中指的是对于自己国家强烈的自豪感、忠诚和热爱,国家主义的基础是对国家的认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签,比如是哪里人,在哪个学校毕业,高矮胖瘦等等。而在众多标签中,有一些是与更大的团体或者组织联系起来的,这就是我们的社会身份。出于自尊的需要,人总是倾向于认同自己的身份。我们会把团体的好坏当成自己的好坏——当团体获得荣誉时,我们会感觉像是自己获得了荣誉;而当团体受到威胁时,我们也如同自己受到侵犯那样难受。而当这个“团体”是国家时,就形成了基于国家的身份。因此当我们接受了国家身份、承认自己是国家的一份子时,也会对这个国家产生认同感。

  很多体育运动都可以提高自豪感,但足球比赛的效果更为突出。在赛场上,有太多国家标志的体现——赛前的国歌、队服的颜色,更不用说看台上泾渭分明的球迷阵营,这些都时刻提醒着国家的重要。而媒体的渲染则进一步强化了球队和国家间的刻板印象,比如球队的风格往往跟国家的文化联系到一起。此外,某些国家之间的比赛会因为两国的历史渊源而激发起特别强烈的情绪,因此足球不再是场上22个人的战斗,而是赛场内外所有观众的再次交锋,是两个国家的再次交锋。重大比赛也会成为一个国家的集体记忆,在观看球赛时,过往的自豪感(或者受挫感)也会被激发起来,并在新的情境中获得强化。

绿荫场的阴影——足球暴力

 

  足球虽然能够燃起民族热情,但如果球员或球迷的情绪过了火,演化成足球暴力,那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本届欧洲杯开始不久,俄罗斯球迷和英国球迷就发生了暴力事件,足球流氓已经成了绿荫场外的毒草。研究发现,参与足球场外暴力的多是狂热的球迷,主要是男性,往往是年轻蓝领。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对英国15所医院急诊的调查发现,暴力事件在有英国队比赛的当天会增长37.5%,其中半数以上的参与者是18-34岁年轻男性。酒精也是导致足球暴力事件的因素之一,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期间,英国温切斯特地区救护车出车率比平时的周末高了50%,增加的主要原因都与酗酒有关。

  荷兰的行为生物学家Otto Adang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开始研究足球流氓和足球骚乱。他使用观察研究的方法,在三年半的时间里,分析观看了225场比赛和抗议活动,对抗议者和足球流氓的采访录音超过700小时。通过比较不同的情况,Adang博士认为有些球迷闹事导致的惨剧是可以预期的,比如球迷开始使用武力,球迷开始远离球场等都会让情况恶化。

足球暴力背后的心理因素

  为什么球迷会闹事,为什么会出现足球流氓?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其中的心理因素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兴奋与激动的情绪:激动会引起肾上腺素、雄性激素上升,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会更富有攻击性并会更容易将外界刺激解释为威胁,另外饮酒也会导致冲动难以被抑制,因此更容易出现暴力行为。

  硬汉的刻板印象:激烈的球赛强化了对男子汉的刻板印象,而其中包括了运动本身的高对抗性、攻击性的特点,由于对这种形象的认同,球迷会更容易模仿这些特质,从而表现出更强的攻击性。

  对于国家或球队的认同:足球比赛加强了国家认同感,球迷会出于对个体和集体名誉的维护而起冲突。

  团结和归属感:作为球迷团体的一分子,别人动手自己也要动手、在团体中的去个人化导致犯罪感不会落到一个人身上,人们也就更容易使用暴力。

  另外,球迷个人的原因也可能增加闹事的可能,比如神经质人格、基础皮质醇水平较低等,这些特质也与自我控制力低有关系。可见,国家主义并不是球场外暴力的直接原因或根本原因,情绪、从众等诸多因素才是产生球场外暴力的根源。

  那么如何能够减少足球流氓和球迷闹事?研究发现,警察的监控可能有效减少球迷闹事,比如瑞典的一项研究发现,场外每少一个监控点,向场内投掷东西的事件就会增加6%。而与通常想象不同,研究发现赢球球队的球迷对输球球队的球迷示好,虽然能让输球球队的球迷不那么生气,但并不能降低他们的暴力倾向。这背后的原因可能是由于输球太过痛苦,所以外界信号不能产生有效的影响。另一方面,输球后球迷的沮丧是个复杂的心理过程,不仅包括了情绪反应,也包括对于情景的评估和自身行为倾向。对于比赛结果的理解也对球迷闹事造成影响:如果输球是不是因为球队本身的技战术水平,而被归因为裁判的不公或者对手的野蛮,球迷会更愤怒、也更容易闹事。

  足球是圆的,圆形代表了和谐与圆满,无论是绿茵场内还是场外,可以流汗、流泪,但绝不需要鲜血。国家主义绝不应该是足球暴力的理由和托词,减少足球暴力,享受足球的乐趣,球迷们不仅应当对足球运动、对国家主义有更深层次的理解,也应该对情绪的管理和心理健康有进一步的认识。

 

  本文作者: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王日出

  参考文献:

  1. Hagmann, M (2000). In Europe,Hooligans Are Prime Subjects for Research. Science, 289, 572.

  2. van der Meij L, Klauke F, MooreHL, Ludwig YS, Almela M, van Lange PAM (2015) Football Fan Aggression: TheImportance of Low Basal Cortisol and a Fair Referee. PLoS ONE 10(4): e0120103.doi:10.1371/journal.pone.0120103

  3. Deakin C et al (2007). Effectsof international football matches on ambulance call profiles and volumes duringthe 2006 World Cup. Emergency Medicine Journal: EMJ 2007, 24, 405-407

  4. Quigg Z et al (2013). Effectsof the 2010 World Cup football tournament on emergency department assaultattendances in England. Europe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2013, 23, 383-385

  5. Kirby S et al (2014). Can theFIFA World Football (Soccer) tournament be associated with an increase indomestic abuse? Journal of Research in Crime and Delinquency 2014, .51(3)259-276

 收藏:0
分享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