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一个完美宝宝

图文: | 2016-07-01

导语: 想象一下,在未来的某天,你因为计划要一个宝宝而坐到一位医生面前。这不是名普通的医生,他算得上是半个遗传学家(或基因工程学家),他问你:“你希望孩子是金发、棕发还是黑发?蓝眼睛、绿眼睛还是黑眼睛?男孩还是女孩?需不需要替换掉一个会增加患自闭症概率但同时也可能导致高智商的基因……”你会怎么回答?

基因诊断与健康宝宝

近日,我国首次批准第二代基因测序诊断产品作为医疗器械注册,用于对部分胎儿染色体异常进行无创产前检查和辅助诊断,以避免新生儿出生缺陷,如唐氏综合征(即先天愚型)等染色体疾病。这表明,以后有相关疾病高危风险的孕妇可以在医院选择接受无创产前基因检测,不必再进行“羊水穿刺”、“脐血穿刺”等效率较低、风险较高的产前诊断。

其实,对于有家族遗传病史的准妈妈、准爸爸们,如果想要一个健康的宝宝,何必被动地等到怀孕之后呢?准父母们完全可以利用胚胎植入前基因诊断技术(PGD)为自己“定制”一个健康宝宝。什么是胚胎植入前基因诊断技术呢?简单说来,就是先利用体外受精技术形成胚胎,然后筛查胚胎的基因,选择染色体数目和结构正常、不具有特定基因(如血友病基因)的胚胎植入准妈妈体内,然后正常发育成健康胎儿。2009年,曾经轰动一时的英国“无癌宝宝”的诞生正是凭借了这种基因技术。

延伸阅读>>无癌宝宝:在诞生前扫除病魔

迈向更高级的“定制”?

上述基因诊断技术的目的是确保准父母们能生育一个健康宝宝,可以说,是从健康的角度来定制婴儿。如今,基因技术的发展已经更进一步,昭示着未来在定制婴儿方面的无限可能。2013年,美国洛杉矶的一家诊所就曾打出这样的广告:“想要金发碧眼的女婴?我们能办到”。该诊所宣称能提供定制婴儿性别及某些身体特征的服务。可见,定制婴儿正向着更高级的方向发展。

那么,是不是说任一对夫妇都能随心所欲地定制自己心中的理想婴儿呢?比如说,一对黑头发、黑眼睛、纯汉人血统的中国夫妇想要生育一个金发碧眼的宝宝,是不是也能通过定制实现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上述的基因定制技术是在父母遗传基因的基础上,筛选出二者之间的最佳组合,定制婴儿的基因依然来源于其父母;如果父母本身不携带某些基因,定制婴儿就不可能获得这些基因并表达出相应的身体特征。

如果这对夫妇还是不死心,仍想要金发碧眼的宝宝,在将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实现他们的愿望呢?有!但是这就上升到了一种更高级的“定制”——在父母二人的基因之外,为婴儿引入他人的基因,或者直接对婴儿的有关基因进行重新编码。比如,在用这对夫妇的精子和卵子形成胚胎后,用第三人(当然是金发碧眼)决定发色和虹膜颜色的基因替换掉胚胎原有的相应基因,然后再将这个胚胎植入母体。这种等级的“定制”,能像组装电脑一样,为父母们组装出一个具有他们想要的各种特征的宝宝。但是,一个关键的伦理问题在于:这种混入多人基因或人工基因编码的孩子,他的父母究竟是谁?

伦理灾难&富人的特权?

以规避遗传病、生育健康宝宝为目的的基因诊断技术受到社会与公众的认可与支持。但是,当超越了这个范畴,当基因技术开始向身体特征定制发展,开始致力于创造比一般婴儿更加健康、更加优秀的婴儿时,人们不禁担心,越来越高级的定制婴儿会造成伦理灾难,比如用三个人的基因定制出的婴儿挑战了传统的伦理关系和血缘关系。同时,人们还担心,价格不菲的定制婴儿服务会成为富人的特权,产生持久而深刻的社会不公,加速社会分化。

试想一下,能够承担定制费用的人会拥有更漂亮、更强壮、更长寿、更聪明……的后代,而穷人则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起跑线上就全面输给定制婴儿们;定制婴儿们长大后,会拥有更多的就业机会、成功机会,会更倾向于与同等水平的其他定制婴儿结婚,再定制自己的下一代。长此以往,定制婴儿们会形成一个特殊阶层,掌握大多数社会财富和资源,非定制婴儿们则只能处于社会底层……

除此之外,人们还担心,婴儿定制技术以人工选择取代了自然选择,是对偶然性和不确定性——人类社会丰富多彩、拥有无限发展可能的基础——的伤害。

延伸阅读>>进步、危险与挑战——兼谈基因认知的价值判断

另一种视角:没有“定制”的美好

一个携带有致病基因的婴儿长大一定会发病吗?即使基因有缺陷,这个婴儿就没有生存的意义吗?他就不可能取得与拥有健康基因的孩子一样的、甚至更高的成就吗?小编我认为,没有定制的人生、没有定制的生命可能会更美好、更耀眼。不信?安吉丽娜·朱莉可以证明这一点。

这位世界著名影星、世界最性感的女人,是BRCA1基因携带者,这种基因会导致罹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大幅提高。如果在朱莉出生前,她的父母进行了胎儿基因诊断,或者直接采用试管婴儿技术和基因诊断技术定制一个不携带该基因的健康婴儿,那么,朱莉根本不可能出生,世界将少一个癌症患者,但也少了一个如此优秀的演员、慈善活动者”。而且,朱莉在得知自己携带该基因后,勇敢地选择了双侧乳腺切除术,将自己的乳腺癌发病率从87%降至5%以下。同时,她的抗癌行动也鼓舞和激励着全世界受同样问题困扰的女性。

试问,谁不会为拥有安吉丽娜·朱莉这样的女儿而感到自豪呢?试想,如果让基因成为筛选孩子的标准,我们又会扼杀多少有无限可能的孩子,又会错过多少没有“定制”的美好呢?

 收藏:0
分享到:

留言